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悼林克逝世  

2011-12-29 15:19:14|  分类: 追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林克逝世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悼林克逝世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悼林克逝世

 

今日,在报上见到关于林克逝世的讣告,甚感悲痛。讣告说:中国共产党党员、复旦大学原党委书记、正局级(享副部级医疗待遇)离休干部林克同志因病于2011年12月27日4时05分在华东医院逝世,享年88岁。

我虽不认识林克,但一直听父亲说起过他,因为林克当年曾是父亲在南通中学高中读书时的同班同学。父亲经常说起林克(原名袁溥)读书时的博学多才和聪慧,父亲也经常为同学中出了这么一位人才而得意洋洋。

从复旦大学网的一则报道中说:“林克同志,原籍江苏省南通市,1923年5月22日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194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11月至1941年3月,苏北安丰抗日军政学校盐城五分校学员;1941年3月至1941年7月,盐城新四军军法处培训班二科科员、执法队指导员;1941年7月至1941年12月,任东台北部军财经部、垦区区委宣传科科长。”

从中可以看出林克和家父是同年生的人,家父也经常说起,当年林克是班级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各方面都很优秀,同时也是个受共产党影响的积极分子,从他在1941年入党这事上可以看出,他无疑比其他一些同学更早地接近共产党。父亲以前一直告诉我们,当年在地下党员的影响下,很多同学投笔从戎去了盐城。父亲和他的表弟施鹏九,以及同学王佐邦就是那时去的盐城。父亲自己简历上所说的赴盐城的时间,与林克的基本相同。是否是一起去,如今已无法说清(后据施鹏九叔叔所说,林克比他们稍晚些时间去的盐城),但有一点可以是确定的,那时肯定是受到了共产党的影响。从林克上面的简历中也可以看出,那段时间林克和他的那些同学都在盐城的抗大五分校学习。至于他们是否在那里遇到,现在是更无从得知了。

也许是林克工作能力很强的关系,林克后来被派到地方工作,且一直在南通地区。那份报道说:1942年1月至1942年5月,任新四军财经部台北机关总支委员、税井营营委特派员;1942年5月至1942年6月,在苏中保安处苏中保安工作会议派四分区工作;1942年7月至1944年11月,任南通地下党特派员;1944年12月至1945年6月,负责苏中四地委城工部对敌宣传工作,任苏中四地委二队支委;1945年6月至1947年1月,先后任中共南通县委城工部副部长、城工委委员、城东指挥;中共南通城闸工委副书记、书记;中共南通县委委员民运部长兼刘桥区委书记;1947年2月至1950年12月,先后任中共通如工委委员、宣传部长、兼四安区委书记;中共通如工委副书记、南通县委副书记;1950年12月至1957年10月,任中共南通市委宣传部长、副书记、市长。

林克后来离开了地方,进入高校。从他的简历中得知:1957年10月至1965年7月,任南京医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1965年8月至1966年5月,任中央卫生部句容县卫生工作大队副队长;1966年5月至1967年2月,任江苏省委南京大学工作队副队长;1967年至1970年期间,因“文革”遭受到不公正待遇;1970年7月至1973年9月,任江苏冶山铁矿党核心小组组长、矿革委会主任;1973年9月至1974年12月,任南京钢铁厂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1974年12月至1977年5月,任南京工学院党核心组组长、革委会主任;1977年5月至1984年3月,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书记;1984年3月至1990年8月,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1996年2月离职休养。

那份报道最后说:林克同志早年投身革命,亲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他在抗日战争和中共地下党的革命经历中,不顾生命安危,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建国后,林克同志在诸多重要岗位上担任主要领导职务,成就了不菲的业绩,尤其是在多所高等院校的领导岗位上,呕心沥血,为祖国教育事业建设和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林克同志博学多才,爱好广泛。他离休以后,积极参加社会活动,老有所为发挥余热,曾担任上海市地方志编撰委员会副主任,为传承和弘扬地方文化而不懈努力。他担任学校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在关心教育大学生和青年教师的成长成才中发挥老干部的政治优势作用,荣获上海市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和荣誉奖表彰。

一般来说,人死之后的悼念之词都是说好话的。但我觉得,对我所了解的林克来说并不见得,上面所说的那些话应该是对其很恰如其分的评价。

父亲和林克虽是当年的同班同学,但并不是深交,加上当时是战争年代,自然不可能像如今那样能保持联系。尤其是以后林克身居高位后,父亲更不会去“高攀”。只是有一年,父亲曾“心血来潮”地给林克写过一封信。信的内容也无别的意思,只是叙旧。林克也很高兴且很礼貌地回了信,并寄了一张他的照片。而后相互间也有过书信来往,不过一直未见过面。久而久之,这联系便自然断了。不过有一次我倒是见过林克,那是在《上海滩》杂志举办的一次活动时,任上海市地方志编撰委员会副主任的林克,出席了那次活动。身为小人物的我,只是远远地见了他一面。只觉得,他是一位风度很好且很和蔼的领导。

正如那份报道所说:林克同志的去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值得尊敬的好党员、好干部、好同志。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林克同志。

愿林克一路走好,愿林克和家父这对老同学能在天堂相会!

  评论这张
 
阅读(19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