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上海广播电视事业的勇敢开拓者  

2011-12-09 10:44:1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2月09日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黄其近影

2011年12月09日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黄其与刘虹的合影

 

上海广播电视事业的勇敢开拓者

——记上海广播电视第一代女主播黄其

 

黄其,解放后上海第一代的广播与电视女主播。如今年纪在六七十岁以上的上海老听众,一定还记得上海人民广播电台990的那位与陈醇、张芝齐名的著名女主播。我知道和熟识黄其,更多地是缘于她的女儿刘虹。刘虹是当年与我同在黑龙江逊克松树沟公社新立大队插队的插友,远在大洋彼岸的刘虹每次回国,总会邀上我们这些很谈得来的插友相聚,因此也就有了很多次与黄其的愉快相见和相谈,自然便也有了更多了解和熟悉她的机会。

 

新上海广播电视第一代女主播

记得去年五月间,上海举办了一系列庆祝人民广播电台开播六十周年的活动。从一些电视节目中,见到了黄其与其他一些老广播共同回忆当年进入上海接管电台的情景。因而得知黄其是当时集聚丹阳、挥师上海的一位南下干部。上海地方志办公室一份关于上海广播事业发展的资料中,就有这样的记载:上海电台播音组始建于1949527日上海解放之日,当天由夏之平和苏珮等人的首播揭开了上海电台播音工作的序幕。上海电台播音组第一任组长夏之平,后由钱乃立接任。首批播音员有南下干部黄其等5人,以及中共地下党员和留用的原国民党上海广播电台播音员,主要从事普通话播音以及上海话和广东话播音。……1953年华东地区各市电台调整时,又由徐州调来了陈醇,……19539月,由上海私营电台合并而成的联合广播电台正式并入上海电台,联合台的播音员(包括沪语等)万仰祖、张芝等人也参加了上海电台的播音行列,至此,上海电台播音组有播音员33人。由此可见,黄其与上海广播事业的那种特殊关系。

黄其也是上海电视台的第一批女主播。1958101日,上海电视台正式成立并开始对外播出,自此结束了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没有电视的日子。由于当时正式的电视台主持人还没培养到位,于是就将广播电台的张芝和黄其临时借到电视台充当播音主持。当时她们都是身兼两职,她们也因此幸运地成了上海电视台第一代的非正式主持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她俩是采用每人轮流值一星期班的方式担当主持。后来,正式的电视台主持人沈西艾来了,她们才又回到电台去干各自的老本行。对那段经历,她们坦然地说,其实离开电视台时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留恋的心情,因为当时的媒介仍以广播、报纸为主,电视绝不像今天,已成为全球媒介的中心,还只是个新生事物,再说整个上海也没多少架电视机,因而她们也并未受到人们太多的注意。

“文化大革命”中,播音事业同样遭到前所未有的摧残。黄其与播音组三分之二的业务骨干一起被调出电台,她被下放到南市区的一所普通中学担任语文教师。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主播,下到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中学任教,对那所学校来说不啻是一个惊喜。以致当年曾在那所学校就读的一位同事,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件事以及当时的那位事主——黄其。

尽管已经“下野”,但播音主持的声望和作用,毕竟无法轻易地抹去。黄其下到南市,区里自然也是捡了一个“皮夹子”。但凡区里重大活动的举办或会议的召开,组织者一定会想到请黄其主持。黄其豁达的气度,和善的为人,精湛的播音技术,以及勤勉的工作,当然得到了大家的好评。南市的那段经历,也使她在那里结交了不少朋友,有趣的是,她的一些朋友也是我所熟知的人。故而,也曾长期在南市工作的我,觉得似与黄其的关系也就更多了一份亲近。

广播事业是黄其的最爱。文革结束后,黄其面临着是继续留在区里工作还是回广播电台的人生抉择。区里的有关领导发话,只要你肯留在区里,工作尽管挑。但是对广播事业无限热爱的她,还是了作出了回电台的选择。离开了工作过多年的学校,离开了她所喜爱的那些学生,离开了注定与她的人生紧密相关的南市(不过以后及至今她的家却一直安置在南市的那块土地上)。从此,她以更大的热情和付出,在广播和电视领域开出了一片新天地。

 

上海电视译制片的开创者

黄其可以说是上海电视译制片的“开山鼻主”。凡是上世纪80年代在上海居住过的人都知道,当时有一部轰动上海滩的日本电视连续剧《姿三四郎》。1981年黄其在上海电视台担任播出科科长,当时上海荧屏上的第一部译制片《姿三四郎》就是由她“挂帅”组织班底进行译制的。黄其说:“1981年的一天,台长刘冰叫我去‘商量个事儿’,原来广告科在谈的日本广告,对方要求必须附带播出一部日本电视剧,问我可不可以承担这项任务,不过我当时并不懂译制片的生产过程。那时我播新闻比较多,译制片一点都没有接触过,但是我觉得这个工作新鲜,就接下来了。”而这个广告副产品就是《姿三四郎》。

正因为这个原因,那部为广告附播的《姿三四郎》也就此开启了上海乃至全国的译制剧时代。为了很好地推出那部电视剧,黄其请来了大名鼎鼎的苏秀、毕克出任译制导演。起初,大家并不看好这部日本连续剧,尤其是欣赏过大量优秀外国影片的苏秀、毕克,认为《姿三四郎》故事太简单,情节也不精彩,人物性格很单一。

黄其回忆起当时起步的艰难时说:“除了毕克和苏秀是译制片厂同意借给电视台的,厂里其他人不能再动用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上海整个文艺界找人。当时,邀请来的导演、演员白天都有本职工作,吴文伦、中叔皇、宏霞、徐阜、王静安都是上影演员剧团的,晨光、刘维是电视台的,郭冰是电台的,张欢是儿艺的,谢文然是人艺的,赵兵、雷长喜是剧校的,还有当时还是中学生的金霖,真正是来自四面八方。可是大家合作默契,没有人不好好准备戏。今天看起来,就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啊。表现得好,就继续请你来配戏;如果不好,就没人请你了。这里没有铁饭碗。”而那个时候基本上一个演员配上一集也只有10元钱。

但恰恰就是这么一部艺术质量并不高的译制片,轰动了整个上海滩。有些去外地出差开会的上海人,为了看这部电视剧,事情一忙完便急着要赶回上海,惟恐漏看。连公安局都传来消息,说这部电视剧一放,犯罪率也下降了。《姿三四郎》之所以每播必红火并轰动上海滩,说明当年老百姓的文化娱乐生活极度贫乏。国门初开,国外东西对国内观众来说什么都新鲜,自然使得《姿三四郎》迅速串红,继而形成了万人空巷追看的播出热潮。《姿三四郎》的播出,也是一个造星的过程。它的推出使得为姿三四郎和早乙美配音的晨光、张欢一夜成名。从此,上海的荧屏海外译制片几乎播一部便红火一部。从《神探亨特》到《鹰冠庄园》,从《女奴》到《血疑》,许多配音演员的名字随之走进千家万户……

《姿三四郎》的译制,造就了不少译制方面的人才。如日后成为上海电视台译制部骨干力量的刘彬(“神探亨特”的配音)、张欢(《神探亨特》中麦考尔的配音)都是从那时开始他们的配音生涯的。晨光、宏霞、赵兵、雷长喜等人后来也都成了译制部的常客。金霖在大学毕业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电视台的译制导演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黄其通过《姿三四郎》的工作,熟悉了译制片的业务,到1984年上海电视台成立译制组时,她毅然改行当了译制部的负责人。 

 

抱负满满的辛勤耕耘者

著名的译制演员苏秀与黄其有着不同一般的友谊和交往。她在多年前的一篇回忆文章中说到:早在1950年我和黄其就认识了。那时她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我是业余广播剧团的演员。后来虽然我到上海电影厂翻译片组工作了,但还是常到电台去演广播剧,所以我们没断了见面。特别是1981年一起译制了《姿三四郎》,彼此就更了解了。1984年她听说我要退休了,就先来找到我,要我退休后到电视台去和她一起搞译制片,创办译制组。

台里要她负责,她就想大干一场。首先她要在译制片的业务上样样成为行家里手。她跟我一块搞剧本,数口型,推敲台词,给我做了一年的口型员。修改剧本这是做译制导演最基本的业务。她很快掌握了。录音时她又顶班倒带子,又成了出色的录音助理。不唯如此,其实她是一边倒带子一边在关注我的工作,研究我是如何引导演员的。有一次她忽然跟我说:“今天我又向你学了一手。”我好奇地问:“学了什么?”她说:“你跟演员说,把这句话带过去,如果是我绝对不敢让演员把哪句话带过去。”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有心人。所以半年后日本电视剧《血的锁链》录完了,她也能独立担任译制导演了。

她不满足于单纯借用外单位的演员来配音,极力主张建立自己的演员班子。老实说,要不是她的积极、热情打动了我,我是不肯参与这事的。因为首先招考演员本身就得耗费大置的精力和时间,而且要把一个完全不熟悉表演业务的新人培养成一个熟练的配音演员,一般也得两年左右,实在是个非常吃力的工作。如果没有一个长远的抱负,是不会肯干这种傻事的。

如今,我们在当年(1985年)招考的计泓、魏思芸、陈兆雄、林栋甫等都已成为圈内的佼佼者了,再加译《姿三四郎》时工作过的张欢、刘彬也都成了能手。他们构成了译制部的骨干力量,黄其是功不可没的。

译制片的发展和壮大过程,也是白手起家、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过程。多年前黄其的一段话充分证明了这一点。“1984年,上海电视台正式组建译制片组,一开始只有6个人,后来我们利用了社会力量,翻译、演员、导演几乎都是外借,虽然其中大部分配音演员都是业余的,没有名分的大家就干起来,在一起切磋艺术,既是一种享受,又互相欣赏,晚上再晚也没有人不耐烦。这支队伍也像滚雪球一样慢慢扩大,播出剧集也从一周播一至两次,到后来天天播。”

上海的译制队伍日趋扩大,上海电视台有意用栏目的形式定期播出一些优秀的海外影视剧。1987年,上海、北京、广东、福建四家电视台联手,向美国洛利玛影视公司购片,开设《海外影视》。让黄其感到自豪的是当时由她发起的译制队伍俨然成为全国译制片市场中的“领头羊”,“当时开设这个栏目,广告都是附带的,用来抵充版权费,让我觉得自豪的是对方提出,所有影视剧必须由上海方面进行译制,上海播出后才能放到其他几个电视台播出。”而这一年,黄其已经到了离休的年龄,但是在这个译制片正蓬勃发展的时期,她并不愿意离开译制的岗位,又译制了《大饭店》、《家族的荣誉》等轰动作品。

自《姿三四郎》起,黄其便与电视剧译制片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时起直至正式离休,她一直在其所钟情的那块园地中欢畅地徜徉。直到1996年,黄其才正式离休回家享受生活,但至今她依然关注着她喜爱的译制片,对于目前译制片市场低迷的状态,她也特别感慨,不忘为后辈们“支招”:“对白是一部作品的精髓,当导演的往往要想很久才能冒出一个既能让中国人理解又贴切的好词,这样演员说的时候出彩,观众听得也过瘾。我做过的很多片子都体现了我个人的这种喜好,比如《鹰冠庄园》、《家族的荣誉》、《傲慢与偏见》等,令我欣喜的是,观众也都很喜欢这些作品。”

 

豁达坦然开朗乐观的老人

从上海的第一代播音主持到上海电视剧译制片的开拓者,这种角色转换不仅需要自身积淀的深厚文化底蕴,勇于创新的开拓精神,努力勤勉的工作态度,更要有一种豁达和坦然的心态。近日在查阅有关资料时,见到了黄其十多年前的一段访谈,读来更是增添了对这位老人的景仰和崇敬。

三十年前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后来实现了没有?

培养年轻的播音员。当时带出了小辰、晨光、张培等主持人。

现在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现在我退休了,没愿望。

说一下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和一部电影?

太多。

这三十年,除了时间,你身上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社会在进步,我也在进步。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还是喜欢从事自己的工作,会一直搞播音,电视。

现在生活节奏完全变了,你喜欢快还是慢?

我都快80岁了,节奏不能快。

你喜欢你现在的职业吗?

我热爱我之前的播音电视事业。

对你居住的城市有什么要求?

社会环境更好一些。

爱情、友情、亲情在你的生活中各自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亲情处于最重要的位置;爱情,老头不在了,我现在是

单身;友情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让你感恩,你最想感谢谁?

感谢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译制片的繁荣景象。

“译制工作做了这么久,有幸做到离休,一直都很喜爱这工作,也一直觉得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译制片的繁荣景象。”

上述的那段对话很好地展示了黄其对播音和电视事业的挚爱,也充分体现了黄其做人的诚挚、悠然和可敬。  

黄其虽是属于上层建筑领域的从业人员,但她又是一位与知青有着许多不解之缘的女性。因为她在南市工作期间,曾有过一段在区知青办工作的经历。由于她同时又是一位知青的母亲,所以,她非常明白上山下乡和知青生活。她曾有过多次护送知青赴当地农村的机会,其间她会以老干部的责任、母亲的温柔、知青家长的体恤,尽力为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孩子提供方便、争取权益,让那些初出茅庐青年尽可能感受上海所给予的道义上的些许慰藉。黄其也是为数不多、曾经到过松树沟的知青家长之一。在我们去农村的第一年,她送知青赴我们的邻县嘉荫插队后,顺道到我们的队里来过。尽管是来去匆匆,但也给我们那些远离亲人的小毛孩带来很大的惊喜。那天,她给我们讲述那段经历时,十分感慨地告诉了我们当时她和同事们的一个想法,在去过云南、江西和安徽的一些农村以后,我们暗自嘱咐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动员学生去那里插队了。

黄其是个热情、开朗和善良的人。在我们与她的接触中,她在我们那些小辈面前无丝毫的家长威严。因而使得我们总有一种她是挚友的感觉。我想,这应该是出自于黄其平等和蔼的为人和那份伟大的母爱,以及那份特殊的经历。每次到她家,她都会与我们像好朋友那样聊天畅叙,在她家我们根本不用心理设防和鉴貌辨色。

耄耋之年的黄其,女儿远在美国的芝加哥,儿子住在青浦,目前她独自居住在陆家浜路的一所高层公寓内。之所以喜欢一人住在那里,不外乎对环境的熟悉以及生活的方便,或许还有对那块土地的那份特有情感。尽管一人生活,她却是非常自得其乐,除了打扫卫生请了一位钟点工,其余的买菜做饭都是自己操持。除了与老朋友会面外,闲暇无聊时她便喜欢玩玩电脑游戏,一为解闷,二为锻炼脑筋和肢体。不久前,她曾做过一次手术,术后恢复一切均好,气色神态也非常不错。她的思维仍非常敏捷,谈话时中气也十分充足,在人们面前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位已过八旬的老人。

行文至此,觉得自己心中充满对黄其的尊崇和恭敬,由衷赞叹黄其为上海播音和电视事业所作出的贡献,并借此机会衷心祝愿她老人家身心快乐、健康长寿!

                                                                                     2011年12月8

  评论这张
 
阅读(23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