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上 山 砍 柴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八)  

2011-05-12 15:32:27|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天以后,队里安排大伙上山砍柴,一队到南山劈子(就是把大树放倒,然后用大锯截成约三四十公分长的木段,再用斧子直劈成几大块码好,以后拉回家再劈成 柴爿),二、三队到北山砍柴。    

当听说上山砍柴,大伙十分兴奋。一则砍柴可算真正的农活,二则可以进山领略一下大山的风姿。前两天队里已把斧子发给了大家,并让人给安了斧把,还给斧子开了口。戴上棉帽、穿上棉衣棉裤之后,大家还学老乡的模样,在棉裤上绷上了绑腿,绑腿将裤腿和棉胶鞋鞋帮缠成了一根直筒,这样可以防止积雪进入鞋内。待队长点齐了人马,大家兴冲冲地跟着队长上山了。

    三月底的黑龙江气候仍十分寒冷,群山和大地仍被笼罩在皑皑白雪之下。一望无际的雪原被阳光照射得特别刺眼,知青们早就戴上了从上海带来的防风墨镜,据说这样做能防止得雪盲。戴上防风墨镜在雪原中行进,颇有一副煞有介事的派头,大家的感觉就如自己是极地考察队员那般自豪;肩扛一柄利斧,穿行于曲里拐弯的山路之间,大伙又有一种似抗日联军雪山深处飞行军的得意。

  北山看似不远,走了三刻钟左右,总算进入了大山。说是大山,其实处于丘陵地区的黑龙江的山并不高,海拔不会超过一百米,感觉只比松江的佘山略高些,远没有华北地区的大山来得险峻,但是山很深。不过,站在山上俯瞰远处渐渐变小的屯子和袅袅升腾的炊烟,还是颇有一番意境。尽管天气较冷,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行走,大家都已开始脸上冒汗、身上发热、脚上发痒,好在目的地已到。

  队长开始分组,两三人一组。一般都是一位老乡带一两位知青,我被分配给关永鸣当下手。关永鸣比我大七八岁,担当大队的会计,是个老实巴交的老乡,他没有当地老乡中一些人的那种狡诈和油滑。他把我带到一处山坡,山坡上长着的尽是风骨挺立、傲霜斗雪的白杨、柞树、白桦和枫桦。

  白杨是一种我国北方一种较常见的树种,树干高大,树皮呈白色。尽管南方没有,但多少可以从《白杨礼赞》这篇课文中有所了解。白杨是东北最普通的一种树,只要有草的地方,就有白杨树的影子。白杨树不太讲究生存条件,大路边,田埂旁,哪里有土,它就能在哪里生存。

  柞树又称栎树、橡树,壳斗科栎属树种的统称,是一种以其叶作柞蚕主要饲料的经济树木。为落叶乔木。柞树除其叶用饲养柞蚕外,木材坚固抗腐性强,在建筑上有广泛用处,还可加工制作家具,烧制木炭。

  柞木也是做斧子把的绝好材料,柞木放倒以后还可培养木耳、香菇等多种食用菌。那时夏天的雨后,我们经常在老乡家的柞木篱笆上见到长出的片片木耳。队里在南山辟了一个耳场,其实就是将柞木放倒在那里,然后每年夏秋天派些人到那里采摘长在木头上的木耳。头几年,金易总是跟着几位老乡到山里去采耳子,住上一段时间后,总是扛上几袋叶片大而厚实的黑木耳满载而归。

  白桦是一种生长较快的落叶乔木。一般高1025米,树干直立,树皮白色,平滑,有横线形皮孔,呈纸片状剥落。白桦是一种适应性强的树种,可以生长在石质陡坡、河谷及草甸上,甚至在火山喷出物及火烧和采伐迹地上,都可作为先锋树种独立成林或与杨属植物混生,组成杨桦林。以前曾对白桦略有所知,知道当年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和中国的抗日联军将士在丛林中曾用白桦树皮当纸写东西的故事。

  枫桦属桦木科落叶乔木,一般树高20米左右。外皮呈褐色,多层反卷剥落,裂片纸质,极不规则,常构成多层重迭的硬块,裂片质薄而脆,内皮淡黄褐色,质脆硬,与白桦近似。分布在小兴安岭及长白山一带,生于阴坡或半阴坡,较耐寒,喜冷湿环境。枫桦的树叶与枫树相似红如烈火,每逢秋季,漫山的枫红相间于褐黄的林海之中显得分外夺目,格外娇艳。

  反正与这些树木都是第一次直接接触,遗憾的是初次见面就要用自己手中的斧子结束它们的生命。当时绝没有想到我们的上山砍柴是一场残酷的杀戮、一种破坏生态的野蛮行为。

  尽管队长曾告诫我们,砍柴时必须在每一平方米的范围内留下一棵大树,一开始还比较注意,但是,时间一长就觉得碍事,为图省事,经常是“剃光头”地乱砍乱伐,许多长了不知多少年、甚至脸盆粗的大树,就这样成了人们做饭和取暖的柴料。尽管如此,但在那个年代,是不会有人对此计较的。当时,我们也曾怀疑,这么砍下去,总有一天将无柴可砍。据说,这种杀戮没有持续多久,不到十年,我们的南山和北山已无大树,许多山坡还被开作农田。我想,也许过不了多久,人们就将受到大自然无情的报复。

  砍柴决不是想象中那般诗意。踏着没膝的积雪挪动本身就十分不易,更不要说是动手挥斧砍柴。头一天我只是帮着关永鸣将砍倒的树木拖到码柴垛的地方,然后让关永鸣将柴木码堆成立面一米长、一米宽的柴垛,以后再由队里派人用爬犁或马车拉回屯里。

  当当天的砍柴量基本达到时,关永鸣便教我学砍柴。先得扒开树根周边的积雪,接着抡斧对准树根距地面约十公分左右处横着砍几斧,此后稍往上再砍几斧,最后对这两条线之间由上而下斜削下去,形成约60度角的截面,然后转到树的背面再同样操作一番,待树根只连着一点时,用手顺着山坡将树往低处推倒,若仍有连接处,再抡斧砍断即可。树倒地后再把不利码垛的树枝修剪掉一些后码好,整个砍树工序就算结束。

  通过砍柴,的的确确知道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和“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老乡们的斧子都比较小巧,而且磨得十分锋利,所以斧子所到之处便应声落下许多木片。而我们这些知青,发到的斧子本身又大又笨,且没能好好开口和认真磨削,一斧下去,斧印不深,因此干起活来十分吃力,事倍功半。这种状况经过较长时间才有所改观,但与老乡的差距还是不小。

  上山砍柴的活很累,也很艰苦。早晨上山、傍晚下山,午饭只能是在山上啃冷馒头。渴了就喝水壶中的凉水,当壶中的水喝完后,曾试图学电影中英雄捧积雪解渴的举动,但这雪绝不甘甜、也不清凉,而是充满一股枯叶和尘埃气味且十分苦涩的味道,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将此作为解渴之物。

  由于黑龙江的天比较冷,我们上山时穿得较多,每天几小时的活干下来后,身上的内衣都让汗水浸湿,休息时让山风一吹,既感到难受又非常寒冷。尤其是在到处积雪的山上砍柴,踏在雪中时往往因绷带绷得不紧,让积雪钻进棉胶鞋内,遇热融化成雪水湿了鞋袜非常难受。

  当太阳西斜,拖着一身疲劳回家后,头一件事就是把让雪水浸湿的棉胶鞋换下来,放到火炉旁烘烤。棉胶鞋是东北人冬天穿的一种鞋子。黑色的棉布面料,白色的衬里,中间夹着毛毡,鞋底用橡胶制成,既耐用,又隔水,穿在脚上,轻便保暖,所以很受当地人的欢迎。烤火要有技巧,太远,棉胶鞋根本干不了。太近,很容易将鞋子烤坏,一开始不少知青的鞋子都会被烤焦。

  上山砍柴,也让知青们初次知道了怎样在劳动中“耍奸”。砍下的柴禾要连杆带枝码垛成两米多长、立面一米见方的柴堆,十分不易,需要一定的技巧。老乡们见柴砍得差不多时,就能熟练地将柴垛码好,柴不用多,够装一马车或一爬犁就行,多了也就扔了。知青一开始往往拼命地砍,柴砍了很多,但堆不好,经常是将约两立方米的柴堆成一堆,既费工又添累,而记工分时却只能算一立方米。

  没多久,知青的码垛技术便有了很大提高,再也不那么傻干。这还不算,更有意思的是,知青们发现,一些老乡上山,没见他们怎么砍柴,往往是猫在山上睡了一觉,但报数量让队长盖戳时总不见少。原来,他们经常冒报,砍了一米说成两米,或者干脆说成三米。这山上地方大,也没法检查,再说堆着的柴垛也无法说明是谁砍的。时间一长,有些跟着那些老乡干活的知青透露了这一秘密,于是,知青也开始试着冒报,只要别太过分,一般是混得过去的。

  上山砍柴的时间不太长,待备足可以保证一年的用柴之时,山上的积雪已全部融化,黑龙江也将开始进入春天封山期,一年的上山砍柴过程也就算结束了。   

上 山 砍 柴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八)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白桦树

  评论这张
 
阅读(71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