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逊 毕 拉 河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十三)  

2011-05-26 15:31:58|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经新立屯南边的逊毕拉河(人们习惯将其简称为逊河),不仅与我们的农村生活有着紧密的联系,更因金训华在此河中献身而闻名于世,在黑期间,我们曾与它有过亲密的接触,留下了许多难忘的情景。

 “逊毕拉”系满语,“逊”汉译为“长流”,“毕拉”汉译为“河”,全意为长流河。当地居民通称逊毕拉河,简称逊河。民国时期的逊河县,即因此河而得名。

 据伪满《黑龙江水系河川调查》记载,逊毕拉河发源于爱辉县黑嫩公路线上的三站村西4公里处的山地。自河源流向东北,经爱辉、孙吴两县境,在逊河镇属西兴村附近进入逊克,有茅栏河自右岸来汇。自此以下,依次有大公河、沾河、卜达敏河、胜荆河、克梯河、乌底河等亦皆从右岸汇入,其左岸全无支流。自松树沟乡兴亚村附近,改变了西东流向,折而东北流,至车陆乡西双河村附近,注入黑龙江。自河源至河口全长251公里,其中逊克河段长150公里左右,为全河之中下游。流经逊河、松树沟、车陆3个乡镇。

 又据《黑河地区洪水灾情调查汇编》记载,逊毕拉河水面宽度,在正常情况下为100200米。自沾河汇入口以下,河道显著增宽,可达200300米。河道平均水深12米。河槽下切不深,一遇洪水即出槽漫滩,漫滩为5001000米。由于河段两岸人口较稠密,农田较多。因无力控制洪水,致使河套耕地易受水害。

 逊毕拉河中常见的鱼类有鲫鱼、鲇鱼、狗鱼、牙罗、细麟、重唇鱼等10余种,但数量不多,不过,当地的老乡经常用张网、炸药等方式捕捉鱼类,尤其是老娘们总喜欢蹲在河边用一种类似筛子样的捕具捕捉小鱼。但是捉上来的小鱼简直就像上海菜场出售的小猫鱼。

 记得,初次与逊河接触是在首次赴三线的时候。那天,我们到松树沟途中,由新立出发往东,经过东发大队再走五六里地后,便来到了逊河渡口,这是前往松树沟的必经之路。只见河口竖立着类似吊桥样的装置,河上横着一根钢索,钢索上系着滑轮,滑轮下端连着一艘双体的木头渡船,船上铺着的厚厚木板形成了船的甲板,宽大的甲板上可同时运载两辆卡车、拖拉机或好几挂马车。宽阔的河床中央河水飞速流向远方,渡船就利用水流的作用来往于两岸之间。

 渡过河,要经过约一百来米长、尽是鹅卵石和碎石的一大片河滩,走过地势特别低洼的河滩尽头,再经过一个上坡,就算正式上岸,岸边有一间小草屋,是摆渡船工歇脚的地方。无人摆渡时船工就呆在那间屋子内,若在对岸需摆渡时,人们就得扯着嗓子大叫,若遇上耳背的船工,每次摆渡得费上老劲。于是。我们也曾设想,若要渡河时,先在口袋中揣上一支体育老师用的口哨,到时只要使劲吹几下就行。

 那次,因二皮河涨水,我们未能经兴亚上三线,于是只得于次日返回新立。当我们坐上公社的马车再次来到逊河边,令人诧异的是,地势特别低洼的河滩尽头已是一片汪洋,原来是猛涨的河水淹没了这片河滩,只露出中间地势较高的一片鹅卵石,犹如一座孤岛。河滩上的摆渡装置已经撤除,平时摆渡的那艘大船停靠在对岸。若要过河,只能用一艘小船摆渡,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心灰意懒、回队心切的我们,是再也不愿意回到松树沟那破招待所,于是便决定冒险过河。

 过河首先得趟过河滩上水深近腰的低洼地,于是,我们便脱去长裤,头顶着行李,趟着冰凉的河水,经过几次往返,才将行李聚集于孤岛高处,然后分批登上小船,由船工帮我们摆渡过河。此时,坐在摇摇晃晃的船上,渡过河水湍急的逊河,也是需要勇气的。

 其实,逊毕拉河给我们的麻烦远不止那些。每逢涨大水,逊河经常停止摆渡;每逢河水封冻或解冻的前后一段时间,逊河也会停止摆渡,因此,我们的邮路也经常因此而中断好长时间,如果那段时间遇上什么急事,那可真有点要命,尤其是河南边的那些生产队。

 每年逊河封冻或解冻前过河也是件极其提心吊胆的事。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一年冬天,是十一月中旬的时节,我们准备回上海探亲,需要到公社去开张回沪的证明并换点全国粮票。当我们来到河边准备过河时,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河的两边已结起约五六公分厚的冰,形成了约有四五米宽冰块组成的大冰带。宽阔的逊河经过冰带的挤占,变成了一条河道狭窄的小浜,不过,河水依然是那样湍急,依旧是那样不息地奔腾。河面上,只有一只摆渡的小船顶着激流、晃晃悠悠地往返于两边的冰块之间。

 原来,封冻的冰是慢慢由河的两边逐渐向河中心延伸,最后连为一体。看这阵势,还真十分吓人,不过要过河的话,只能冒一次险。于是,我们战战兢兢地踩上冰面,顿时似乎觉得冰层有些“嘎吱嘎吱”的声响,为了放下重心,我们斜着身子,其状近乎匍匐,然后小心翼翼地向冰块的外端靠近,最后蹑手蹑脚地爬上小船,待渡过河再轻轻地踏上冰块,慢慢爬上安全处。上岸后,悬在大家心上的一块石头才算暂时落地。回程时,天已经微暗,天也比早先要冷许多,冰块的坚固程度有了提高,不过,大家必须还得再经历一次冒险。好在有过一次历险经历,大伙便也显得不再那么害怕。

 过逊河最舒坦的时候是冬季。那时,厚厚的坚冰已牢牢锁住大河,奔腾了半年多的逊河再无往日喧嚣且有些狰狞的模样,显得格外平静和安详。此时,汽车和拖拉机等大型车辆都能十分自如地在平坦的冰面上行走,更何况人们。那时过江就变得非常快捷和安全。

 我们也曾经历过逊河将开冻时的险境,有一年的四月初,我们到松树构办事,来到逊河时,只见平坦的冰面上淌着冰融化后而形成的积水,透过积水还能见到一些细微的裂缝,可能是心理作用的缘故,踩在冰面上只觉得有些马上就要裂开的感觉。此时,要不是当地老乡说没事的话,我们是断然不会冒险过河的。

 逊河曾如一道天堑,给过往松树沟的人们带来很大麻烦。每当遇到因过河而产生的那些不便时,我们总是在咒骂的同时,老想像着哪天在河上架座桥。不过,这个架桥梦在前几年终于得以实现,听最近回来的人说,那地方已建起一座飞架南北的大桥,以前那种过河难的景象已一去不再复返。

 逊河开冻时的情景也是十分壮观的,经过和煦的春风吹拂和白天温暖阳光的照射,沉寂了近半年的冰面开始龟裂,时而还传来阵阵破裂声。到了一定的时候,犹如一声令下,从上游顺流而下的冰排便会排山倒海般疾速向下游奔去,相互碰撞拥挤而发出的响声伴着河水翻腾的隆隆声,形成了一往无前、声势浩大的场面。这时,人们能够真正体会大自然的无比威力和磅礴气势。入夜,站在宁静的屯子中,能够清晰地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哗哗流水声,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严冬已经过去,春天亦开始来临,年复一年却又似乎是新的生活,正等待着我们。

 我们也曾和逊河有过许多次亲密的肢体接触。每年夏天,我们会经常来到逊河边,有时,会跳进河中过过游泳的瘾。水性好的还会横渡过河,不过由于水流的缘故,更贴切地说应该是斜渡过河,然后,赤着脚踏着河滩上硌脚的鹅卵石和碎石,溯河而上一二百米再斜渡回来。有时,我们还会抱着一大堆衣服和需要漂洗的床单或被单,痛痛快快地在逊河中涮洗。

 本人也有过一次工间在逊河游泳的经历,那是插队第一年一次在西地营子铲二遍地时发生的事情。那天,天很热,尤其在毒辣的阳光下更是有点酷热难当的感觉。由于西地营子离开屯子有十多里地。因此中午不能回家。待食堂把饭送到地里用完餐后,有人提议到紧挨着的逊河中去游泳。

 来到河边,只觉得此处的河水更急、流水更快,但我们男知青中不少人还是不加犹豫地跃入激流之中。那天,水性并不太好的我,竟然也未多加思索加入其中。在激流中游泳的感觉很好,有一种任其漂流的快感,不过,斜渡过去后再要返回的话,需赤脚走好长一段碎石路到达上方,再斜着游回来,那种滋味并不好受。

 我们也曾有过一次拿着工分在逊河泡澡的经历。那是刚到农村那一年的夏天的一个下午,队里安排剥苎麻的活。也就是从村东的泡子中把沤了几个月的苎麻捞出来,然后将麻皮剥下来。那天队里没其它的活,队里的人几乎都去干剥麻的活,泡子边上站满了男女社员。队长发话,会水的知青都下泡子捞麻,干完了即可收工去逊河洗澡,其他人都在岸上剥麻。

 听得队长的指令,大家非常兴奋,一则可以下泡子游泳,二则这活量不大,可以很快干完并到逊河中洗澡,真是何乐不为。大伙纷纷将衣裤脱得只剩短裤,然后扑通扑通跳入水中。咳!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好活,不仅需要脚踩淤泥,还要手捧沤了几个月、黏糊糊难以下手的苎麻,同时还要忍受一股因长时间腐烂而散发的非常难闻的臭气。

 大概也就个把小时,我们的活就干完了,大家赶紧跑到逊河边,准备彻彻底底清洗一番。然而,在河中泡了好久,身上那股臭味仍很难除去,尤其是头上发根处的臭味,任凭用香皂拼命擦洗也无济于事,直至好多天以后才渐渐消失。自此,我们才知道老乡为何不抢着干这活的奥秘,也尝到了拿工分在逊河泡澡的滋味。

逊 毕 拉 河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十三)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逊河边留影

逊 毕 拉 河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十三)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逊河边骑马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