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回 沪 治 疗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二十)  

2011-06-10 13:30:19|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时分,登上了黑河至佳木斯途经逊克的客轮,客轮和往返于上海与南通之间的长江轮差不多大,尾部装的不是螺旋桨,而是将一排大水轮作为动力。三层高的客舱虽十分简陋,但都有床位,尽管是木头制作的且十分狭窄,但总比硬座要强多了。

  轮船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静静地驶入主航道,主航道并非是江的中线,而是水的深度最利于航行的地方,所以,有时主航道会离一国的江岸很近。最近时,我们的轮船离苏联的江岸只有三四十米,岸上的景物看得非常清晰。

  航行途中,我们见到了江东远处公路上疾驶的汽车、具有欧洲建筑风格的城镇……;见到了航行江中的苏联轮船上挥舞双手向我们致意的俄罗斯人,遗憾的是,中国人回应的只是木然。这也难怪,那年头,谁又会对“修正主义”回报以热情呢?

  黑龙江是我国仅次于长江、黄河的第三大河,也是世界第八大河。黑龙江如长江、黄河一样,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孕育了祖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她培植了祖国北方的少数民族文化。

  黑龙江是一条大界河,中苏界江段为1890公里,她是世界上最长的界江。沿江不同种族的人们,虽然同饮一江水,但有着不同的历史和文化,因此,从远古走来的黑龙江,自然有着十分独特的吸引力和神奇的魅力。

  黑龙江古称弱水、浴水、完水、黑水、望建河、室建河、乌桓河、石里罕水。公元十三世纪成书的《辽史》开始称之为黑龙江。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对黑龙江都有自己本民族的称谓,蒙语叫"哈拉穆连",满语称为"萨哈连乌拉",鄂温克语称为"卡拉穆尔",都是黑水、黑河、黑江之意。黑龙江之名由此而来,俄罗斯称黑龙江为阿穆尔河也是从鄂温克语音转过去的。

  黑龙江自然景观壮美、风光绮丽,既有大江东流的壮观气势,又有沿途奇峰怪石和葱郁植被秀美俊俏的神韵,犹如一幅珍贵的画卷,有着无穷的魅力。

  当金色的余辉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消失后不久,黑暗笼罩着整个苍穹,除了轮船的灯光和闪烁着微弱光亮的航标灯,以及散落在江两岸村落中星星点点的亮光外,黑龙江犹如一条黑色的长龙静卧在中苏边境线上。

  遥望黑色的长龙,感慨万千。正是这黑色的长龙,多少年来演绎着无数热情和友谊、悲壮和惨烈、可歌可泣的历史长剧;正是这黑色的长龙,使我们从几千里之外的黄浦江畔辗转到这神秘莫测的地方;正是这黑色的长龙,牵动着多少城市家庭和多少父母的心。

  次日清晨,晨曦微露时分,轮船停靠邻县嘉荫县城码头。告别了风光旖旎的黑龙江后,坐了近三个小时的汽车,来到了一个叫汤旺河的地方。这是属于伊春林区的一个小镇,这里有森林小火车通往绥哈线。森林小火车就是电影《林海雪原》中那种模样、用作林区工人上下班的通勤车,也兼做旅客列车。

  伊春是座美丽的林业城市,是国家的重要木材生产基地。这里因盛产珍贵的“红松”,而被誉为“红松故乡”、“祖国林都”。伊春拥有亚洲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红松原始林,森林类型是以红松为主的针阔叶混交林,蓄积量较多的树种有红松、云杉、冷杉、兴安落叶松、樟子松、水曲柳、黄菠萝等,整个林区藤条灌木遍布,各种珍惜名贵的针阔叶树种达110余种。

  伊春是我国较早开发的林区,除了大片的森林之外,还有丰富的地下宝藏。伊春矿产资源丰富,地貌景观奇特。有金、银、铁、铅、锌、铝、铜等多种金属矿藏,分布更为广泛。还有石灰石、大理石、水晶石、玛瑙石、花岗岩、珍珠岩、紫砂陶土、褐煤等多种非金属矿产资源。

  火车途经之处到处可见高耸入云的红松、兴安落叶松等针叶乔木,而青山叠嶂的峰峦或沟壑之间似乎蕴藏着种种神秘。当小火车沿着逶迤的山道穿越茫茫林海时,不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感慨和激动,也会引发许多美妙的遐思。

  暮色浓重时分,抵达绥哈线上的南岔站,然后转乘佳木斯至哈尔滨的直快列车,翌日午后抵哈。傍晚,登上三棵树往上海的55次直达快车,与王顺庆依依惜别后,经过36个小时的跋涉,于8月29日中午,回到了小别五个多月的故乡。

  当火车停靠北站时,心中霎时涌现出难言的激动和无比的怅然。上海依然是那样熟悉、那样亲切,而我却今非昔比,初飞折翅。五个月前,告别亲人、告别故乡,满怀雄心壮志奔赴北疆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未料想,到如今竟这般回上海,不免感到有些羞愧难奈。

  8月底的上海仍是秋老虎肆虐的季节,出了车站仿佛进了一个大蒸笼,街上到处蒸腾着一股热气,我不得不剥下身上还穿着的灯芯绒外衣,随着接站的哥哥坐三轮车回家。母亲早已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让我大快朵颐。亲情融融之间,向亲人娓娓道来别后的思念之情和甜酸苦辣,大家不免唏嘘不已。饭后,哥哥带我去澡堂狠狠地替我搓去了积累已久的满身泥垢和晦气。浴毕,回家美美地睡了一觉,一扫多日的疲劳。嗨!回家的感觉太美了。

  回到上海的次日,父亲便带我拜访幼时的同乡好友、上海骨伤科八大名家之一的原南洋医院(即卢湾区中心医院)伤骨科主任施维智。叩开建国中路上施的寓所大门,其子告之施正在干校劳动一时不回,父子俩只得悻悻而归。于是只得抓紧到曙光医院和东方红医院(即现在的瑞金医院)看病,但门诊医生除了认为是伤筋外,也看不出其所以然。一个多星期,病情依旧,左臂仍然不能上举。情急之下,父亲准备去拜访沪上伤科名人—魏指薪。

  魏指薪,有关文献资料上称其为:著名中医伤科专家,上海市伤骨科研究所主要创始人之一,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教授。出身于中医世家,山东魏氏伤科第二十一代传人,从事伤科临床工作六十余年,为魏氏伤科学术流派的奠基人,长期从事伤科教学,除了培养魏氏伤科接班人之外,还不遗余力地培养出一大批中医伤科人才,为推动和发展中医伤科事业作出了贡献。

  记得知晓魏指薪大名,还是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那时还在雁荡路小学读书,扫“四旧”时,便听得学校对面鸿安坊内,与沪上伤骨科名家石筱山、王子平齐名的魏指薪家中,被红卫兵抄出许多黄金以及魏与其妻同被批斗的消息。

  父亲何以想到去找魏指薪?原来,魏早年落难时,因生活无着,曾在老西门南阳桥育材小学教过“国术”,父亲也曾是育材小学的教师,只不过不曾一起共事。与父亲交情甚厚的王栋材老先生和魏老先生素有交往。于是,父亲带我去王府拜访,陈情理由后,王老先生慨然应允,并相约星期日一同登门拜访。

  星期日的早晨,我们来到面对兴业路、位于重庆南路上的魏老先生寓所。这是魏老先生被从鸿安坊赶出后的新住所,是一条住着很多人家的大弄堂,远不如以前的居所来的幽静和宽敞。

  上了三楼叩门,待一60多岁的老妇开门后,王老先生即说明了来意,老妇答道,魏老先生已不再为人看病请回。王老先生言,吾与魏先生系旧时好友,今为此年轻人终身之事相求请予关照。见此情,魏夫人道,魏老先生今早被人用轿车接走,说是给部队首长去治病,约午时返回,请待会儿再来。言毕,魏夫人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左臂关节,说许是有些脱臼,并称等魏老先生来了再说。于是我们三人暂时告退,到复兴公园稍坐。

  约11点光景,我们再次来到魏老先生的寓所。进入屋内,王老先生便与魏老先生作揖问候,趁此机会,我细细打量了一番魏老先生,魏老先生瘦高个子,已年过七旬,虽遭劫难却仍精神矍铄,身板硬朗,面色红润,耳聪目明。王老先生与魏老先生稍作寒暄后说明了来意,魏老先生当即慨然应允。

  俄顷,魏老先生左手搭住我的左肩,右手拉住我的左手,轻声说,“不用怕,放松点,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即可”。然后,他问了诸如“你多大了”此类的三句话,并同时做了三个动作后说:“你现在把手往上抬抬试试。”

  我怀着有些不太相信的神情,慢慢地用力将左手臂往上抬了一抬,想不到的是,已一个多月不能上抬的手臂居然能抬至约70至80度角。这时我才深深地体会到名医高手的神奇和庸医杀人的真谛。见此情景魏老先生淡淡一笑言:“只是别臼伤筋,还算好,时间长了就比较麻烦”。

  尔后,魏老先生让魏夫人取来纸笔,手书几字后交与我父亲,父亲展开一看只见“舒筋油”三字。诧异之间,魏老先生道:“到药房买后涂至肩部关节处,左手臂要加强锻炼”,并嘱日后到瑞金医院其女儿魏淑英处配一剂中药煎煮后熏蒸受伤部位。

  临行前,魏老先生与我们“约法三章”。一为:不得写表扬信或感谢信(显然,一则魏老先生认为这不过是小事一桩,不值得宣扬,再则未正式恢复行医资格的魏老不免心有余悸,恐多出不必要的麻烦);二为:不得送礼或有其他任何以财物表示感谢的行为;三为:“只此一遭,下不为例”。

  听得此言,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魏老先生的敬意。之后,三人深深谢过(这谢,当时是不花分文,只不过仅为口头表达感谢之意而已)魏老先生和魏夫人后告辞回家。走出魏府,已是午餐时间,父亲请王老先生到淮海路上的老松顺饭店用膳后,将王老先生送至家中并与其辞别。

  经涂抹几毛钱一盒的舒筋油,几帖中药的熏蒸以及加强锻炼,一个月后,我的左手臂便基本痊愈,喜剧性地经过了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的磨难。

  几个月后,经过疗伤和休养,身体已基本康复,于是便在次年的三月再次告别双亲,回到了离别多时的新立大队,重新开始农耕劳作的知青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3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