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打 场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二十三)  

2011-06-17 08:32:58|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割结束以后,就是一年中最后的一项农活——打场,打场就是将收割下来的庄稼脱粒。庄稼从地里收割下来时是来不及脱粒的,一般先将庄稼集中码垛在田地间或窑地、场院等地方(那地方不像南方及贫困地区,是绝对没有人会去偷庄稼的),待割地的活忙完之后再集中脱粒,这脱粒基本上都是用康拜因进行的。

打场的时节一般都是在10月底、11月初,由于庄稼很多,而队里仅有一架康拜因(以后又添了一台),因此脱粒的活是排得满满的,所以打场是采用24小时分三班连轴转的。参与打场的知青和老乡被分成三拨,每拨人又被分成三个梯队轮流上机作业。机器除了人们换班时能有短暂的保养外,基本上是不停息地运转着。

康拜因被直接拉到庄稼垛旁,巨大的柴油机轰鸣声不停地震荡着人们的耳膜。拆垛和脱粒扬起的黑色粉尘弥漫在机器四周,飘落在人们的身上,并不停地往人们的领口、袖口和脸上的五官中钻。为了防尘,人们用帽子、头巾、围巾、口罩等竭尽全力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只是露出两只眼睛,每天干完活,整个人就像从灰堆中出来一般。

干活的人们被分成拆垛的、倒垛的、拆个子的、直接往传送带送庄稼棵子的、搂草的、装袋的,以及将脱粒干净的谷粒运往场院的等等。

场院内的活也不轻,晒场、扬场和装车等活计一天忙下来也总让人累得够呛。尤其是装车那活,更是让许多知青吃足了苦头。无论是小麦,还是大豆,一麻袋就是两百来斤重。面对沉重的麻袋,一开始不要说单人肩扛,就是众人手抬,也让承受力和暴发力非常欠缺的知青感到十分无奈。

不过,争强好胜的知青们,在这种情况下更多地是体现出勇敢和不切实际的自信。他们往往会用还未发育的稚嫩身躯,去硬扛本不该需要由他们承担的重负。那种场面很像电影《高考1977》中小根宝扛麻袋的情景,只不过没有电影手法所演绎得那般震撼、那般凄惨和悲凉,然而,其实质却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好好表现自己。当然,在这种场合下伤了腰的知青是不计其数的,不少人会因此落下终身的伤痛。

打场是项很脏、很累的活,尤其是直接往传送带送庄稼棵子的,得手持杈子不停地往机器内倒腾庄稼棵子,手臂得不停地上上下下运动。不仅如此,还得有一定的技巧,既不能供不上货让机器空转,又不能塞得太多使机器卡住。如此反复,没多久就会全身出汗,浑身乏力,一般也就十来分钟,就会换一批人接着干。

换下来的人就得找地方暖和一下,抓紧时间歇口气。如果在场院干活的话,人们就会钻进一旁的马号,那里有一个土炕,生着火墙。会抽烟的赶紧抽口烟,这时一些老乡就会掏出纸片、抹上些自己种的

烟叶,卷一支蛤蟆烟美美地咂吧几下,吐出几口夹杂着呛人味道的青烟。

打场很累,特别是机器一刻不停地运转时,我们几乎没有歇手的时候,有时甚至会抱怨着机器怎么不会停下来。不过这老掉牙的机器却也不怎么争气,尤其是这么不停地连轴转时,经常会时不时地“掉链子”。这时除了维修机器的人之外,大家似乎很乐意得到这种意外的休息,可笑的是有时甚至大半天或者一整班都会这么歇着,不过工分照记,于是大伙便会有一种偷着乐的感觉。

打场时节,黑龙江的气候已十分寒冷,尤其是夜晚温度更低,只觉得阵阵寒气逼人,最低温度已达零下一二十度,最冷时可达零下三四十度。口中呵出的热气从鼻翼旁经口罩的缝隙钻出,往上湿润着眼睫毛和帽檐,即刻眼睫毛和帽檐便生成起片片冰碴,严重时眼睛都难以睁开。

记得有一天在窑地那边打场,那天气温已降到零下四十一度,休息时没地方取暖,大伙只得用秸秆烧起一堆篝火,不停地往篝火中投秸秆,只见火红的篝火映亮冬夜的天空,跳跃的火星在漆黑的寒夜中闪烁飞舞,那时我们便会忘却疲劳和寒冷,被这诗情画意般的意境所吸引、所陶醉。

是时,尽管不停烤火,但感觉除了对着篝火的正面略有些暖意外,背面却仍然冷得出奇,大伙还是靠不停地跺脚来取暖。那些天,收工回到宿舍,脱去棉胶鞋、鞋毡垫,总会见到自己的棉胶鞋中结着薄薄的一层冰,原来是脚汗遇冷所致,这时我们才真正体会到黑龙江冬天的寒冷。

打场那阵,觉得最愉快的,是半夜时分收工回到宿舍时的那份感觉。总觉得,那时带着8个小时劳作的疲惫,狠狠拍去粘在身上的厚厚尘灰,冲进亮着灯光的食堂,嚼起馒头、喝着热汤时的那种快感,是今天坐在舒适的大饭店咀嚼丰盛的美味佳肴时绝不会体会到的。(尽管当时几乎没什么好吃的饭菜,不过记得洵多、才和在食堂干那会,他们开发出具有新立特色的烧卖、细沙包、细沙发糕等,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使我们的伙食得到了改善,对此今天仍有着深深的记忆)。

最惬意的是,饭后进入与室外冰天雪地截然不同、温暖如春的宿舍,脱去厚厚的棉衣棉裤,脱到只剩汗衫短裤,然后用热水浑身上下痛痛快快地擦洗一遍,只觉得那份潇洒、那份舒畅是当时上海家里绝对无法享受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