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修 水 利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二十四)  

2011-06-24 14:02:21|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纵观中国发展史,人们就会发现中华民族历代政权都很重视水利建设,尤其是实行高度中央集权制的汉、唐、明、清朝代,先辈们建成了一个又一个水利工程。随着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不断巩固,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的水利工程逐渐由以黄河中游的关中平原为中心而向西北、西南等地区不断扩散。兴修水利固然使农业获益匪浅,但由于一些地方不顾当地的自然地理条件,在不能开凿渠道的地方强行开挖,因此也出现了破坏生态环境、土壤沙化日趋严重和影响林牧业生产等许多问题。

建国以来,兴修水利一直是我国政府非常重视的一件大事。无论是国家级的刘家峡、十三陵等许许多多重大水利工程,还是红旗渠等众多的地方水利工程,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些地方的干旱问题,并在将水能转换为电能等方面取得了有效的实践。

那时节,农业学大寨是全国农村所有社队的必修课。同样,作为农业学大寨典型的河南林县兴修红旗渠、并取得成功的经验,自然也成了全国各地农村仿效的模板。河南林县原是个土薄石厚、水源奇缺的贫困山区,人们曾用“水缺贵如油,十年九不收”来形容旧时的林县。为改变这种状况,林县人民从1960年2月起,开始实施建设红旗渠、“引漳入林”的浩大工程。经过十年奋战,基本建成了以红旗渠为主体的灌溉体系,灌区有效灌溉面积达到54万亩。“劈开太行山,漳河穿山来,林县人民多壮志,誓把山河重安排。”就是当时描写林县人民改天换地精神的真实写照。

于是,全国各地到处出现了千军万马修水利的战天斗地场面。不能否认,有些地方确有兴修水利的必要,但也有一些地方,也许还未搞清修水利的真正意义,还未弄清自己是否具备条件、或有否必要兴修水利,便大张旗鼓地开始了修水利的战斗。因为这样做更多的或许是体现出一种态度。

同样,修水利也是我们那里的一项农活。1972年,我们队里也开始进行修水利的工作。所谓修水利,不过是通过修筑拦水坝和沟渠,将北大泡子的水引入旁边的田地,将那些田作为种植水稻的试验田。当时队里把修水利的活安排在冬雪刚化完、大地还未解冻的时节。不过,我一直觉得,如果在春暖花开的季节修水利、从而将水引入田地兴许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可我不明白为何非要安排在那时节。或许那是农闲时节,或许是队里的领导为了表示自己对冬季兴修水利的一种态度?

修水利是件比较艰苦的事,那时,我们每天都得带上铁镐、铁锹、扁担和箩筐步行几里地到北大泡子集结。每天必须顶着凛冽的寒风或时而飘飞的雪花,用手中的铁镐刨开冻得梆硬的泥土。这活一般都是由我们男知青承担,尽管当时大地表面的积雪已经化完,但表层土之下的泥土却如石头一般坚硬。往往一镐刨下去,虎口震得有些发痛,但梆硬的土层只是现出一个白色的小点,用力刨几下才能刨出一块块硬梆梆的土坷拉。

修水利的工地尽管没有如有些地方那样插上红旗,但却不失一番战天斗地的热热闹闹场景。人们按照各自分工在欢声笑语中有条不紊地劳作着。男劳力一般都担当起刨土和挑土的重活,女劳力则更多的是承担其装土的轻活,不过也有不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知青,自告奋勇地进行了角色转换。常言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在那种指标性、紧迫性不强的农活中,此话得到了最好的验证。因此,在我的印象中修水利是件比较欢快的差事。

然而,修水利也是件比较危险的活。大概是为了修建水闸,或是为了加快挖土的进度,有时需要动用炸药。安放炸药、雷管,连接导火索的活由队里所谓资深的行家担当。这些程序结束以后,自然会出现大家熟知的躲到安全处、埋下头、掩上耳等那些等待爆破的场面。

只要不出现哑炮,那种场面只不过是一种过场,甚至是一个快乐的过程。记得一次起爆前,当大家规规矩矩地习惯性躲藏好以后,突然间,把柳条土篮子倒扣在脑袋上权作安全帽的坚抗,模仿起电影《南征北战》中“国军”下达炸坝命令的模样,直起身来怪怪地高叫一声“命令炸坝!”,这一喊非常突然,也非常响亮,尤其在起爆前霎那的寂静中更显响亮,大家在瞬间的诧异中感到了好笑,但是不敢直起身来大笑。几声巨响及硝烟散尽之后,人们继续在嘻嘻哈哈之中进行着先前的工作,不过自此以后,坚抗就得了个“炸坝”的绰号。

修水利本该不算是件危险的活,不过如果动用炸药的话,稍不当心就会酿成大祸。以前对此事并不了解,只是在2007年原逊克县知青的一次联谊会上,才算是有了较为深切的体会。那天,曾在新鄂公社插队的知青阮显忠,充满深情地讲述了一个修水利时发生的动人故事(具体见以后的《逊克知青的故事》一节)。

“是鄂家的鲜血救了我,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身上流淌着鄂族的血”,每当说及当初发生的那件事,阮显忠总是无比激动,并不时会用手帕拭去眼角的泪水,他还在多种场合深情地表示,这辈子永远忘不了鄂家的救命之恩。

修水利过程中,我们那儿没有发生阮显忠经历过、如此动情和令人永远不能忘记的事件。不过,也留下了一些难以忘却的事情。尽管事情并不复杂,也没有那种跌宕起伏的情节,但还是很好地体现了当时年轻人的一种质朴。

那时,经过许多天的劳作,拦水堤坝和沟渠总算建成了。正当大家打算舒口气的时候,突然从工地传来了堤坝渗水的消息。这消息不由让大家刚有些舒缓的神经,一下子又绷紧了。堤坝渗水,使我们很自然地想到了现代京剧《龙江颂》中表现的江水冲击堤坝的险景,想到了一旦堤坝出现决口并垮坝的严重后果。不过,我们那道坝,无论就规模和作用而言,还是从垮坝的危害来看,都是无法与《龙江颂》所说的那坝相提并论的。

其实,出现这种现象根本没有什么奇怪。因为,由于当时天气还未转暖,大地还未解冻,这种情况下,硬是用靠铁镐刨开的泥块作为筑坝材料,显然是有问题的。那些带有冰碴的泥块堆积在一起,因相互间的空隙较大,自然无法夯实。再加上天气一转暖,冰碴一融化,原先让冰碴挤占的空间必然变成了缝隙,那样的堤坝不出问题才怪呢!

尽管如此,大家对堤坝出现险情还是感到非常紧张,尤其是知青由于从未经历过此类事情,因此更显得有些慌乱。大家知道,一旦决堤的话,不仅那些天大伙干的活将前功尽弃,而且试种水稻的计划也将因此而泡汤。因此,无论是从保护水利工程的高度出发,还是不甘自己的劳动成果就此毁于一旦而言,大家都认为要挺身而出坚决保住堤坝,保住我们的劳动成果。

此时天色已晚,大伙赶紧草草吃了口饭,操起铁锹等工具,顶着逼人的寒气,钻进浓浓的夜幕之中。融雪过后的田野和小道显得十分泥泞且非常难走,尽管走起路来一脚高一脚低,但是大家没有任何怨言,一门心思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水利工地抢险。

黑乎乎的工地上只有几盏昏暗的马灯用来照明,随风不停摇曳的马灯晃得工地忽明忽暗。工地上人声鼎沸,吆喝声、吵吵声,加上哗哗的流水声,增添了几分紧张、凝重的气氛。铲土的、装筐的、挑担的,没有丝毫的懈怠,大家只是一个劲地忙碌着,尽管有些手忙脚乱,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但大家还是想尽办法、用尽力气,用最传统、甚至最原始的方法加固堤坝,堵住渗水。

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忙碌,险情有所缓解,于是队里作出了收兵的决定,要求除留下一些人继续观察水情外,其余人全部回家。

紧张了一阵后回到宿舍的我们,草草洗漱了一下便抓紧上床休息。刚进入梦乡不久,我们便被一阵急促的喊叫声惊醒。原来,工地上有人鸣枪报警,显然是堤坝出现了问题。于是,不少知青便迅即套上衣裤,操起工具集合在屋前的空地上。有人自发地进行了战前动员,并说一旦出现危急情况,要求大家做好跳进水中用身体堵住缺口的思想准备。为振奋精神,随时准备与危情作斗争的知青们,还齐声背诵起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由于上年在筑路营染上了严重的风湿病,所以,那时的我觉得已无那种到堤坝拼命的资本,自然也缺少了那份跳水堵堤坝缺口的勇气,再加上知青朋友们知道我的情况而未叫我随同前往,所以我没能跟着那部分知青重返工地。听着那部分知青远去的脚步声,呆在屋内、睡在被窝中的我,没有一点睡意,只是默默地为他们祈祷,千万别发生危险!

好在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堤坝渗水的险情很快化解了。将近天亮时分,拖着一身疲惫的那帮知青,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宿舍。尽管劳累了半夜,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疲态;尽管没有捞到跳入水中堵水的实践机会,但他们的脸上都似乎充满着一种喜悦,那种喜悦分明是胜利者所特有的那种心态。

  评论这张
 
阅读(109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