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植 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二十五)  

2011-06-28 13:48:57|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植树造林,绿化祖国,一直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宣传口号,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下乡时期,或是以后为考高中文凭、上地理课老师讲到建设三北防护林时,我们都对此深信不疑,也深知植树造林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时在农村上山砍柴乱砍滥伐树木时,我们曾为自己的鲁莽行为深深自责,也曾想以后通过某种形式对我们的那种过失给予一些弥补。

也许是人们早就意识到乱砍滥伐的严重后果,因此国家很早就在黑龙江的各个区域建立了许许多多的林场,这些林场除了主要担当伐木和看山护林任务外,更重要的是开始承担起植树造林的重任。虽然我们那儿新立林场的规模无法与大兴安岭、伊春的林场相比,但却同样担负着同等重要的历史责任。新立林场场部就在新立屯子北边、紧靠孙吴至逊克公路的西侧,新立林场的职责除了看山护林任务外,便是负责在场部周边广阔的山林间植树造林。

有趣的是,几乎在我们乱砍滥伐的同时,新立林场却在我们屯子北边的北山北坡上和孙吴至逊克公路两侧的山林中,开展着规模较大的植树造林活动。记得1971年至1973年间的每年开春季节,我们队里的一大帮知青就像如今的劳务输出那样,被派往距大队六里地外的新立林场,帮助缺少人手的他们植树造林。

到林场植树是件比较开心的活,它不仅可以躲开那时节整天与风沙相伴并弄得蓬头垢面、令人头疼的播种。而且能够逃脱队长的视野,人家林场的人对我们知青显然要客气得多。再说,走出大队似乎多了一个放飞心情的机会。林场与屯子有一段较长的路,尽管往返需要走上十几里地,但是大伙说说笑笑倘佯在平坦的公路上,感觉远比行走于尽是土坷垃的田间要好得多。

到达新立林场后,我们随林场的职工进入看似茂密实则稀疏的山林,这山林基本都在山的斜坡,斜坡上长着一些躲过砍伐的树木,这些树木无非是最多不过手臂般粗细的白杨、白桦、枫桦、柞树等黑龙江常见的树种。各种树木周边还有着许多夹杂于其间、散落生长的藤蔓植物或灌木。除此之外,满地都是年复一年从树上飘落的树叶,以及由此长久累积起来的厚厚的腐殖层。当脚踩上这种腐殖层时感觉软软的,甚至有一种近乎踩在厚厚地毯上的模样。

植树首先要在漫山遍野的山林中沿着地势或根据地形,有序地打出一条条林带。这打林带就是为植树扫清道路,也就是根据植树线路,用镰刀将所经之处的藤蔓或灌木割除。打林带看似简单,实则也有很高的要求,打林带实际也是在开出一条植树的线路,这线路既要考虑为树木留下生长的空间,也要考虑树木间隔的合理性与美观性。因此打头的必然是林场有经验的职工,知青们则是隔开距离逐一并排挨着向前推进。

然后大伙顺着林带开始种树。种树的活比较有趣,干活时大伙也比较开心。记得当时有一位姓侯的林场职工负责带着我们干。由于那人姓侯,于是我们知青便把他与《智取威虎山》中的侯专员联系起来,硬是在背地里偷偷称他为侯专员。这“侯专员”有三十多岁,典型的东北人摸样,脸上似乎有些横肉,满嘴有些微龅的牙中有两颗镶金大牙非常显眼。尽管侯专员模样有些不太招人喜欢,不过真所谓“人不可貌相”,其实他非常和善,不仅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传授植树技术,而且在工作中也很照顾我们,只觉得那些天和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

种树的活也比较艰苦,由于路比较远,因此每天中午不能回家吃饭,根本没有菜吃,只能就着水壶的凉水啃带着的冷馒头。不过有时为了改善伙食,我们会带上从供销社买的罐头食品,将其夹在馒头中整成如三明治那样解解馋瘾。

种树一般四人一组,打头的手持一把植树用的专用工具—镐头(这种镐头模样有点像南方农村的锄头,可以脱卸,镐头顶端安装着类似锄板、近乎椭圆形状的镐片),用镐头在前边刨穴。也就是刨去地上表层的枯枝败叶,在腐殖层上刨出一个小脸盆大小、只浅浅露出黑土的土穴。

第二个人则用顶部有类似打气筒模样手柄、中部是一杆铁杆、下部倒三角状的植树专用的铁锹,插入土穴中间部位约一尺来深处,顺势前后挤搡一下,整出一个植树用的小洞穴。由于黑龙江的春天尽管表面上积雪都已化尽,但地表仍未完全解冻,所以经常将镐稍稍插下去,就会感觉镐尖已碰到地表硬邦邦的冻土层。这就会造成洞穴不深、树苗根部无法深埋以致影响小树生长的现象,不过我们对此似乎没什么办法。

第三个人便是专门负责将一棵棵小树苗放入已挖好的洞穴之中,这活比较轻松但要心细,一般由女孩子担当。最后一人则是干与第二个人一样的活,不同的是在植上树苗的洞穴后边约10—15公分处,将镐插入土中并顺势把土往前挤压一下,以便固定树苗。

植树的整个程序并不复杂,活也不算太累。不过长时间反反复复做同一个动作,不免感觉有些枯燥。刨穴和放树苗似乎最有成就感,刨穴的人干完活往后一瞧,就会见到一排排黄褐色的林带中,裸露出的一个个整齐排列的黑色树穴;放树苗的人回首的话,看到的则是一个个嫩绿色或黄褐色、显得有些娇小且单薄、但似乎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小生命。

记得,我们那会儿种植的树苗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落叶松,落叶松(又名兴安落叶松)为松科落叶松属的落叶乔木,是我国东北内蒙古林区以及华北、西南的高山针叶林的主要树种,是东北地区主要三大针叶用材林树种之一。落叶松为耐寒、喜光、耐干旱瘠薄的浅根性树种,喜冷凉的气候,对土壤的适应性较强,有—定的耐水湿能力。

一种是樟子松,樟子松是常绿乔木,分布在气候夏凉冬冷、极端最低气温达零下40度至零下50的区域,樟子松为阳性树种,根系非常发达,具有耐旱、耐寒、抗风等特性。多生于较陡峻的阳坡或半阳坡上部,能适应瘠薄土壤,在沙丘上也能生长。

落叶松的树苗是光光的,种下去后并不显眼,樟子松的树苗虽然不高、只有约一尺来长,但由于它是常绿乔木,因此每棵都是绿绿的,植下去以后,就有一种一粒粒绿色珠子镶嵌在土黄色缎袄上、极易使人兴奋的感觉。我们不知道亲手种下的那些树苗何时能成材,但每当看到前些年、甚至更多年前人们种下的许许多多樟子松已长成近两米高的大树时,我们似乎看到了那些树苗的明天,看到了一片片因由我们的劳动而造就的绿色海洋。

近四十年了,我们还会经常回忆起那段愉快的植树经历,还会不时惦念那些我们亲手种下的小树,还会情不自禁地想知道它们如今已长成什么模样。尽管我们知道松树的成长期很长,那些当初的小树还不可能长成参天大树,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它们应该已经长得很高很高。说实在的真想哪一天有机会再回到黑龙江,回到新立林场再去看望一下我们亲自栽下的那些绿色生命!当然,有此机会的话,我们一定会与它们留下一张四十年后再相会的珍贵合影。我们期盼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植   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二十五)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当年栽下的樟子松

植   树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二十五)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落叶松已长得十分高大

 

  评论这张
 
阅读(104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