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2011-07-22 12:05:42|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斗,使我有机会到了边疆、车陆、干岔子和逊河的一些大队,看到了一些其他村庄的情况。总体上来说是大同小异,但对有些生产队却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原先一直以为新立各方面条件不错,然而真是“山外有山楼外楼”,比我们条件好的大有人在。比如,在边疆公社团结大队,见到了该队的俱乐部竟是一栋红砖砌成的建筑,里面竟然放着一排排整齐的条凳,还有一个比较像样的舞台。这对当时只有一栋砖房的新立来说,绝对是望尘莫及的,这种气派就是放在今天,很多农村也都是无法企及的。

游斗给我最大的收获是,有机会到了逊河公社的双河大队。双河大队是知识青年的好榜样——金训华生前所在的生产队,也是一直很想去的地方。双河大队也在逊毕拉河边,位于新立逊毕拉河的上游,如果溯河而上,过了逊河公社的三合大队便是双河。尽管双河是新立西边的第二个自然屯,直线距离也就三十里地,但始终未能去过。

曾在双河大队插队的金训华,当时深深影响着我们这一代人。金训华出身工人家庭,是原上海市吴淞第二中学68届高中毕业生,是当时的上海市中学红代会常委。1969年5月25日响应毛泽东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号召,带头到逊克县双河大队插队落户。

1969年8月15日,那天山洪直泻,江河横溢,堆在逊毕拉河河沿上的150根电柱被水泡上,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当时,上海知青金训华不顾感冒腹泻,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奋不顾身冲进滔滔的逊毕拉河激流中抢救国家财产,终因洪水汹涌和体力不支英勇牺牲,时年仅20岁。

金训华牺牲后,当时的“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发表社论,号召全国青年向金训华学习。金训华是上山下乡大潮中涌现的第一个知青英雄,他的事迹和一句名言“活着就要拼命干,一生献给毛主席”,曾深深感染着一大批单纯而幼稚的青年,激励着许许多多有志为革命事业献身的知青。

金训华为抢救两根电线杆而献身,这种举动在当时人们不难理解,因为时刻为革命事业献身是很多人追求并能做到的。但是,在非常强调人道、崇尚价值的今天,很多人可能会对金训华的举动更多地是给予批评,会认为以人的生命去换取两根木头不值。

的确,这种想法当初我们也曾有过,记得一次经过队里制作粉条的粉坊,只见粉坊的木篱笆旁横七竖八地堆放着一堆松木电线杆,也就是金训华下河打捞的那种电杆。这种任凭日晒雨淋的电杆在黑龙江很不起眼且不怎么值钱,当时就有人说,金训华就为捞这种电杆而牺牲性命真是不值。不过,至今我一直以为,每一年代都会提倡和发扬一种时代精神,都应有、而且会有一批为当代事业作出奉献甚至献身的义士。倘若每个人都计较自身的价值,那么,这个社会也一定是很可怕的。

到达双河的那一天,正是金训华牺牲四周年纪念日前夕,也是一个山洪暴发、洪水猛涨的日子。当我们摆渡前往双河大队时,只见河床比往常宽了许多,湍急的河水打着漩涡飞快地流向远方,望着急泻而下的河水,不由会使人想起四年前金训华跃身逊河奋战急流的情景,骤然会平添几分感慨和敬慕。

望着飞流而下的河水,踏上临时搭起的一尺多宽的跳板时,领队要求我们必须在注意自身安全的同时,紧紧看管住身边的犯人,决不能有任何闪失。就这样,我们押着犯人小心翼翼地踏过周边溅着水花、有些晃晃悠悠的踏板,有惊无险地踏上了双河的大地。

双河大队有一百多位知青,除了与金训华同来的那批知青外,以后又陆续来了几批知青,大部分为杨浦区的,也有一些和我们队里知青同时去黑龙江的松江知青。其中最著名的人物除了金训华妹妹--金士英(当时曾在省里、县里都挂有头衔)之外,还有以后活跃于金融证券界的阚治东,有因为金训华守墓而被评为2005年感动中国人物的陈健。

双河大队除了知青比新立多点外,其他的情况和新立没多大差别,也是集体宿舍加大食堂,可能由于金训华的缘故,各方面的照顾关心要比其他的生产队要多些,条件相对好一点。感觉他们的知青要比我们潇洒,印象最深的是,那天,居然见到几位没出工的知青在摆弄一个正宗的足球,一位知青的颠球姿势倒也是像模像样。这种现象在新立是没有的,我们那里知青踢球时,则是拿小皮球权当大足球,乱哄哄挤作一团你抢我夺来过瘾的。

到双河,必然要到金训华墓地去看一看。一则他是当时我们学习的榜样,他曾经对自己产生过很大的影响,到他的墓园祭拜一下、寄托同类人的哀思,是极其自然之事。二则也想看看金训华的长眠之处到底是何模样。就这样,我和涛然等人,怀着敬慕、追思,甚至是好奇的心情,来到了金训华的墓地。

金训华的墓地在村子的边上,墓地并不如以前报上所说,坐落于苍翠的松柏林中,只见到四周大多是黑龙江极其普通的白杨和桦树之类的树种。好像有几棵松树,但不是松树林。白色的基座和高高的墓碑显得庄严肃穆,墓碑上白底黑字的“金训华烈士之墓”几个大字十分醒目。也许是好久没人来过,墓碑周围长满了杂草,恣意生长的杂草冲淡了墓地的肃穆气氛,使人感觉有些悲凉,有些凄惨。

由于过几天就是金训华的忌日,几位知青正在用镰刀割刈疯长的荒草,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纪念仪式。随着失去生机的杂草的增多,随着空气中所弥漫的阵阵青草脂浆气味的加重,墓地被拾掇得面貌一新。此时,我无法知道几天后的纪念仪式会如何举办,但可以肯定,一定是庄严和隆重的,一定会有金训华的家人和知青以及各有关方面有头有脸的人员去参加。

金训华的墓最终搬离了原来的地方,因此也有了以后陈健为金训华守墓三十年的故事和纷争。金训华的墓于1995年8月15日搬到了近百里远的逊克县城之中。这天是金训华牺牲26周年的纪念日,县委、县政府举行了金训华烈士迁墓仪式,金训华父母和妹妹金士英以及当年与金训华共同生活过的20多名上海知青代表专程从上海赶来参加。陈健和金士英等一起为烈士拾遗骨,应该说,除了金训华的亲人之外,陈健能做到这一点十分不易。以后,陈健每隔一年都会把金训华的墓碑和墓基擦洗一遍,用油漆把墓碑上的字描一遍。

我曾收看过中央电视台2005年感动中国人物颁奖晚会的实况转播,之前我也从报章上了解了陈健的事迹。我也在2005年感动中国人物颁奖晚会后,观看过上海电视台《七分之一》栏目播出的关于双河大队知青质疑陈健的报道。我总觉得,本来是一件很质朴、很平凡的事情,由于媒体的介入而产生轰动效应,其间也因媒体人的需要,添加了许多佐料,于是便自然多了几分夸大、几分虚假,因而也就必然多了几分质疑、几分责难。

陈健为金训华守墓三十年的事肯定有被夸大的成分,当时我就觉得一些文章中所描述的情节是不真实的。比如说大年三十,陈冒着大雪步行两百多里地来到双河金训华的墓地,后哭晕在冰天雪地之中等等,这种缺乏黑龙江生活常识的描写,简直可以让人笑掉大牙。

但我认为,冲着陈健在金训华墓搬迁时为烈士捡拾遗骨、以及金训华墓搬迁至县城后坚持每年为其祭扫的事实,不能怀疑其的真挚和忠实,也不应给予其更多的责难。因为我总觉得,坚守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做到的。尤其是对处于生活底层的人来说,要坚持一种信仰,坚持为与自己本无任何血缘关系的战友守墓,承担一份本不一定属于他的责任,其实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金训华烈士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由陈逸飞和徐纯中合作的宣传画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松树沟知青等在金训华墓前留影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金训华和双河大队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三十二)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移至县烈士陵园的金训华烈士墓

  评论这张
 
阅读(9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