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奔向更广阔的天地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四十九)  

2011-09-05 15:12:47|  分类: 黑土地插队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从农村这一“广阔的天地”逃离以后,便进入了一个天地更为广阔、情况更为复杂、挑战更为艰巨的新的世界。此时,中国的社会已开始从文化大革命的泥淖中走出,改革开放之花已开始在中华大地竞相开放。沐浴着改革开放阳光雨露的知青们,开始了一种新的人生,许多牢牢把握住这一大好机遇的人,不仅有了施展才能的时机,而且谱写了后知青时代许多壮丽的诗篇。新立知青也不例外,他们同样赢得了本该属于知青的那种尊严,他们的作为也得到了社会的一致认同。他们之中也出现了一些社会“骄子”。

    瑞,当年自黑河农校兽医专业毕业后,返回新立大队继续务农。当然,所学的兽医专业、以及学得的骟马劁猪手艺,不可能成为他的专业,他应该在更能展示才能的领域有所作为。果不其然,由于他的才能出众,没多久便担任了松树沟公社的党委书记,也就成为了松树沟一方天地的实际“掌门”人。知青大返城大潮中,他在送完其他知青后,是最后一批回沪的。

    回沪后,正值上海各类企业和单位大招工,出生于干部家庭的他,毅然舍弃当时让很多人眼热的警察职业,而报考建设银行上海分行,经过闯关夺隘,成为当年为数不多的幸运者。此后,他在这批佼佼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上海建行“黄埔军校”的学员,这批人后来都成为了建行的栋梁。

    瑞的才能深得领导赏识,曾被派到金山石化地区建行担任负责人,并在任期间颇有建树。以后一度担任建行上海分行团委书记、建行上海分行干校校长,并参加早期的上海证券行业筹办工作。再后,建行开始向中心城区拓展业务,他被派到开设不久的南市支行担任行长,其上任没多久,南市建行的业绩高踞市中心其他各行之首。应该说,一路春风得意的瑞,本该有很好的发展前途。殊不料,一笔坏账断送了他的仕途。

    作为银行,放贷本属天经地义之事,正常情况下,收贷也不过只是时日问题。却不料,银行放出的一笔五六百万的贷款,因企业的掌门人在权力斗争中遭人暗算,被人告之犯有挪用资金罪(最后审查了五年,得出的结论是挪用了24万元资金)被羁押,原本经营正常、且有着良好业绩的企业,正常的经营瞬间停止,经营成本的回收、企业效益的提高自然都成了问题,还贷因此没有可能,放贷的款项便也成了坏账。

    此时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国家正在着手实施第一次金融秩序整顿,五六百万的坏账当然成为当时一个可以引起关注的焦点,自然也就有可能成为即将开展的一项运动的活靶子。于是,一份内参,放到了国务院高层领导的桌上,找到活靶子的领导,用他手中的笔射出了一支对他来说极为平常、但对当事者却是命运攸关的“利箭”。

    瑞不仅被削去官职,还被羁押审查。有关方面似乎还想从其身上打开缺口,试图从中找出一些足以能产生轰动效应的东西。但由于瑞坐得正、行得端,一切所谓的审查均成枉然。有趣的是,遭羁押一年的瑞,还一直保留着党籍,一年后他被以“免于起诉”的名义解除羁押。尔后,心灰意冷的瑞选择了离开建行,自己开始在市场经济的海洋中搏浪冲击。

    人生有坦途,有辉煌,也有艰难和挫折,甚至是厄运。挫折和厄运固然没有打趴瑞,他重新开创了一片新的天地,但是,上海的金融界、至少是建行却因此少了一名颇为难得的人才,这是个人的不幸,抑或是时代的悲剧?似乎是需要深刻反思的,好在现今国家做出了不能随意羁押企业“掌门人”的决定,这或许是无数瑞式的悲剧所付出的代价的结果,聊以宽慰的是,社会毕竟在进步,但愿以后类似的悲剧能少些、更少些。

    坚抗,新立最后的留守者之一,回城后通过考试进入了当时令许多人羡慕的人民警察队伍,成为徐汇交警的一员。一开始,几乎就在他家门口(淮海路陕西路口)的交通岗位上执勤,这是一个人流、车流极其频繁的岗位。尽管就在家门口,不少邻居、熟人和家人每天在此路过,但是所有的人都被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所感动。雄健威风的指挥手势、神情若定的指挥技巧,满腔热情的助人精神,给路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以后,他由交警转为专门负责侦查刑事案件的社区民警,无论是案情分析、伏击蹲守,还是北上南下、长途抓捕,他始终与年轻人一样摸爬滚打,屡建战功。为了社会的稳定、人民群众的安宁,他做出了一个人民警察该做的一切。他的优秀事迹也是许多媒体报道的材料,我也因此从中了解到,他勇斗开车肇事撞人歹徒的壮举。

    那是九十年代初发生的一件曾轰动上海的歹徒开车肇事撞人事件。肇事者因个人原因与单位领导结下怨仇,并将对领导的怨愤转嫁给社会、转嫁给与其并不相干的无辜群众。此人是个大型铲车司机,于是他便开着铲车上了街头,开足马力的铲车见着路人便撞。尽管是午后,而且在市郊结合部,路人较少,但还是有几个无辜的群众遭到了铲车的碾压,有两个人甚至成了这场暴行的冤魂。

    如此这般,杀红了眼的歹徒还是不肯罢手,他还试图将车开进他的单位制造更大的惨案。此时,骑着摩托车上班路经此地的坚抗恰逢此事,见到前方横冲直撞的铲车和紧追在后边大声呼叫的群众,坚抗凭着警察的职业敏感,顿觉大事不妙。他迅速掉转车头奔向前方拦下一辆重型大卡车,命令司机将车拦腰置于铲车必经之道。慌乱中的歹徒,硬是活生生地让飞速的铲车与静候的大卡车来了一个亲密的接吻,当然也就因此束手就擒。

    由于坚抗临危不惧的及时挺身而出,以及他的果断处置,从而有效避免了一场更大恶性案件的发生。坚抗也以他的举动,很好地实践了人民警察为人民的精神,展现了人民警察危难之处显风流的风采。当我从电视上看到上海市见义勇为表彰大会上立功受奖的坚抗时,我由衷赞叹坚抗的壮举,我也深深地为新立大队知青中出现一位杰出的人民卫士感到自豪。

    骏鸣,15足岁便随其兄虎啸来到了农村。个头不大、看似有着一张娃娃脸且比较腼腆的骏鸣,实质是个沉稳老练、心灵手巧、非常聪颖、与所有人都相处得极好的人,任何庄稼活一学就会,而且是有模有样,与老乡相比丝毫不落下风。上山砍柴,他的斧子整得小巧锋利,斧子舞动起来时是落点准确、事半功倍。县武装民兵值班分队准军事化的经历,使他的意志得到了很好的磨练;县里的“儒法斗争”学习班,客观上使他的政治理论知识有了明显的长进。

    经过与大多数知青一段类似的经历之后,胡骏鸣也成长为从新立走出的佼佼者。他先后担任无锡城市职业技术学院的副校长、副书记,这是一所经江苏省政府批准设立并报教育部备案,由无锡市政府投资兴办的市属全日制公办高校,同时挂无锡市干部学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无锡培训基地)牌子,作为无锡市经济管理人才培训的主基地。

    涛然,原红星中学学生,曾与国家卫生部部长陈竺同班(很重情义的陈竺在任中科院副院长期间,到涛然的工作单位忙完正事后,总不忘与老同学见个面)。在农村时因被繁重的农活所累,念念不忘通过科学实验把“劳苦大众”从痛苦中解救出来的涛然,尽管天资聪颖,但因当时社会背景的因素,以及农村干部的科技意识不强、抑或是根本无法真正开展科学实验等缘故,涛然的“科技振兴、实业救国”梦终究难圆。

    离开新立后,经过黑龙江望奎插队、大庆油田做工等一段生活的历练,刻苦好学的涛然从一般的工人成长为一位技术员。以后又到了浙江的诸暨,在此期间,他专门研究制冷技术并颇有造诣。此后进入了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工作,并成为高级工程师。

    才和,是一位出生于印度尼西亚的归侨,69届“一片红”,也把它席卷到了黑龙江。归侨的家庭背景、上海“上只角”的生活经历,使得他比别人多了几份浓浓的老上海生活底蕴,言行举止中也就因此多了几份老上海风情的流露,那时,凡是上海流行的时髦话、黑话他几乎都知道,他还经常喜欢戴一顶鸭舌帽,这在那个时期是相当罕见的。有人开玩笑说他是黑社会的,他却振振有词地说,你去看看10元人民币上那工人戴的是什么?因此,他被我们称之为“老懂经”“老克勒”。知青相互嬉戏之间,他也经常以文革前小说《小足球队员》中、教唆孩子做坏事的“爷叔”自居,大家嘻嘻哈哈之间倒也挺有乐趣。

    才和也是位多才多艺的人。那时电台播放的新歌很好听,不少想尽早学会的人,甚至不愿等到《战地新歌》出版后再学。于是,才和等高手就采用边听边记的方式,会把歌谱(不是歌词,因为记歌词可不算什么本领)相当准确地记录下来。他的口琴也吹得很好,打复音的水平是知青中最高的。更绝的是,他还有会吹口哨的绝活,很多曲子都会被他用口哨演绎得相当美妙。更有意思的是,当生产队开会前人声嘈杂、书记队长压不住阵势时,被众知青鼓动的才和,会以一声长啸使得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后来他上了黑河水利学校,毕业后一度在齐齐哈尔水利部门工作。以后,回到了上海,曾在建行上海分行某部门工作。再后,专门负责南浦、杨浦等大桥,地铁、高架、磁悬浮、虹桥交通枢纽等上海重大市政工程项目招投标方面的工作,并已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和权威。

    洵多,与中共早期的满洲省委书记孟用潜、原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俞沛文、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有着亲戚关系,父亲曾是我国某驻外机构的代表。知青大返城时节回到了上海,顶替其母进了市教育局工作。良好的素养和勤奋的工作,使他很快完成了由一位知青到普通职工、小公务员、再到市教委中层领导干部的华丽转身,已分别担任市教委办公室主任和某处处长十余年。

    荣铭,初到农村时在知青中并不显眼,但是一段干岔子武装值班分队的经历,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他的人生,不仅意志品格得到了很好的磨练,工作才能也得到了很好的展示和发挥。回城后,黑土地上打下的基础,使他在新的领域中,对所从事的工作显得较为得心应手。进入检察院工作没多久,便被调到乡镇工作,先后担任松江新桥和泖港镇镇长、泖港镇人大主任等职,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岗位上贡献着他的光和热。

    三庞,文革前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之女,与我们一道兴冲冲来到了黑龙江,以后辗转到了西安附近的长安插队,并进入当地的一家无线电厂工作。改革开放后,她通过刻苦攻读,完成了大专的学业,并很快成为厂里的一名技术员。正当踌躇满志准备为国家的军工仪表事业发展有所作为、刻苦攻关时,企业亏损、资产重组的浪潮,顷刻间,将她和许多人的美梦冲得七零八落。

    她到了河北武强,这是一个与天津杨柳青年画齐名的年画之乡。幼时有点绘画技术的她,重新拿起了画笔,尽管未全身心走进绘制年画的世界,倒也另辟蹊径,在工笔绘画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她的工笔仕女图运笔自如,线条细致,形象逼真,颇受观者好评。她还学得了一首绘制烟壶画的绝技,用细小的画笔伸进烟壶瓶内反向绘制作品,但外观却要栩栩如生,其难度可想而知。当然,她在年画绘制方面,也是屡有佳作,她设计的剪纸作品《中国结》精巧美观、祥和喜庆,颇受好评,并作为武强年画社的代表作品之一,上了2006年国家邮政总局发行的纪念封。

    桂珍,风风火火、办事干练的性格,使她成为当时新立女知青中为数不多的强人。回城后,通过刻苦攻读,完成了华东政法学院的大学学业,以后获得了专业的律师从业资格证书。并成为当时松江城内的第一位女律师,二十多年的律师生涯,尽管酸甜苦辣,倒也是应对自如。

    小音,尽管出生干部家庭、家住淮海路瑞金路西北转角由匈牙利著名建筑设计师邬达克设计的爱尔公寓,但也和不少知青一样几乎成为新立最后的留守者。挟着大回城的大浪,回到了离别近十年的上海。重新捡拾起学习课本的她,很快完成了同济大学的大学学业,并开始徜徉于她心仪的建筑设计领域。供职于上海某著名建筑装潢设计公司的她,已成为上海市室内设计高级设计师队伍中的一员。

    虹,两年的黑河师范学校学习、以及几年的县学校教师生涯,使多才多艺的她不甘屈身于边陲小县。于是她到了黄山脚下的一家正规剧团,几年之后又远涉重洋到了美国。经过刻苦的学习,过了学习关、语言关的她,很快在芝加哥一家公司谋得了一份不错的职业。在类似联合国的美国公司中,她以良好的业绩和状态,向来自世界各国的同事们展示着中国人的良好形象。

    志红,曾是新立女知青中的“铁姑娘”,她的工作精神曾折服不少老乡。多年的拼搏弄伤了身子,可以感到欣慰的是,以后被推荐上了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读书。尽管是工农兵学员,但也就此改变了她的人生。毕业后分配到了哈尔滨某高校工作,以后又回到了上海,在上海某高校担任一份杂志的编辑。

    禾,新立知青中通过1978年高考进入高等学府的“三剑客”之一。自大连轻工业学院毕业后,进入了上海的一家从事陶瓷工业的企业,担任了工程师。尽管企业的效益不是太好,但心态极好、生性洒脱的他,却非常潇洒地徜徉在其喜好的网络世界等领域,日子照样过得十分快活。当然,最快活的是,他和立新结成为伉俪,并培养出了一个毕业于交通大学、现今在通用汽车公司工作的好女儿。

    立新,出身于教师家庭的她脾气很好,与大家相处得都非常好。被女知青称为“阿芳”的她,不仅有着良好的品行,而且颇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在农村时各种农活也干得十分利落。回沪后,长期担任财务工作,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单位,均很好地承担起了当家理财的重任。尤为令人叫绝的是,我们非常幸运地见识了她的资本运作能力,她将2006年新立知青聚会时筹集的一笔一万三千多元的活动经费,及时投入股市并适时取出,就这么转了一下,居然变成了三万多元。

    承乾,离开新立后转到江苏农村插队,以后被推荐上了苏州铁路司机学校学习,毕业后成了一位铁路列车驾驶员。当时,这是一个让人极为羡慕的职业,那时的“老王”开着风驰电掣的列车,驰骋在上海铁路局所属铁道线上的那份自豪与快感,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和体会的。再后,他回到了上海并供职于上海商标专利事务所,在一个新的领域中,为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发挥着作用。

    晓杰,说着一口北方话的干部子弟,一段西山值班分队的军事化生活,使在冀中平原生活过多年的他,有如鱼得水之感,他的军事素养因此得到明显提高,以至回队后教授起其他知青持枪刺杀、拆装枪械等军事技艺时显得格外游刃有余。后来,他回到了家乡河北插队,又被推荐上了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到了著名的年画之乡武强。在武强年画社工作的他,拥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工艺美术学会会员、考古学会会员和博物馆学会会员等多个头衔。

    菲,出生于革命军人家庭,父亲是东海舰队的海军军官。严菲自1971年入伍后,长期在海军南海舰队湛江基地服役,从普通的军医一直干到高级军官,最后在副师职岗位上退休。退休后随转业至广东建设厅的丈夫到了广州安家。

    除了以上的知青之外,还有许多优秀的新立知青无法一一列举,之中包括:担任过卢湾区住宅某分公司书记的庆华,担任上海某药店经理的其昌,任高伯特生物保健品有限公司生产部经理的志荣;有长期工作在社区第一线的玉华、海光,有成为技术工人的俊杰,有曾在轻工业工程研究所担任设计师的燕燕;还有长期在商海中驰骋的关荣,有曾为美国某公司中方代理人、最后去了美国的伟康等。

    当然,还有更多在平凡工作岗位上默默无闻作奉献的新立知青,尽管他们似乎没有什么显赫或骄人的业绩,尽管还有很多人受到下岗或伤病的困扰,尽管一些人的生活甚至过得并不如意,但是,所有新立知青都以良好的品行,维护着我们那批人的尊严。可以很自豪地说,在如今纷繁复杂的社会背景下,我们每个人都坚持着做人的基本操守,没有一个人做出为新立知青声誉抹黑的事情。

    多年来,走出新立的知青们,在更广阔的天地中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很好地展示着自己的形象,尽管,在新的广阔天地中的路也并不太好走,但每个新立知青都凭着当年积存的生活底蕴,走得很踏实、很坦然。

 

奔向更广阔的天地 (黑土地插队生涯之四十九)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值得骄傲的新立知青团队

  评论这张
 
阅读(233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