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读《我的母亲》有感  

2012-01-19 16:00:36|  分类: 情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不久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过:“网络真是个非常神奇的世界。这一点,相信很多朋友一定更比我深知其的奥妙和魅力。毫无疑问,我也从中感受到了诸多快乐和惊喜。之前,我在博客上发表的《黑土地插队生涯》的文章,引来了分别四十余年的中学同班同学的留言。不久前,我在博客上发表的《董家渡路忆旧》一文,居然得到了现居住在山东、以前的一位街坊邻居的呼应。”之后,这一神奇再次应验,前两天,通过网络的搜索功能,竟然觅得了我的“表表兄弟”施立洋的博客,并因此读到了他的许多文章。

之所以称施立洋为表表兄弟,因为我俩的曾外祖母是同一人,也就是说我的父亲和他的父亲是姨表兄弟,他俩的母亲是亲姊妹。虽说是姨表兄弟,但我的父亲和他的父亲施鹏九关系非同一般,我父亲虽年长一岁,但他俩自幼一起长大,小学、初中都是同班同学,且非常要好。高中时,又一同考上了当时的省中——南通中学,高一时他俩“投笔从戎”又一起去了盐城的抗大五分校。他俩的关系绝对比亲兄弟还要亲得多。

父亲因身体的缘故,后被劝离部队退伍回家。施鹏九则一直留在部队。以后编入由黄克诚领导、与八路军南下支队合并组建的新四军三师,后该部北上进入东北根据地,以后划归第四野战军,一直跟随林彪从东北的满洲里打到最南端的广东。自林从广州进入北京后,随部队进入北京,并进入解放军总后勤部工作。文革前任解放军后勤学院政治部副主任,文革期间亦曾一度在宁夏放羊,后又回到后勤学院政治部任职。

施鹏九曾在广州工作过,所以我们把它称之为“广州伯伯”。按上海话,就是“广州爷叔”,因为我们家乡管伯伯和叔叔统称为“伯伯”。“广州伯伯”的形象在我们心中是十分高大的,一是因为他是我们亲戚中唯一的解放军军官,而且是在北京;二是因为父亲平时所讲的关于他的许多故事的影响。因此,想亲自见见他,也一直是我以前的一个愿望。

到黑龙江农村插队后,我们便有了一个“顺道旅游”的机会,自然首选的地方一定是北京。于是,在1973年的春季,便有了一次难忘的北京之行。那次北京之行给我留下的美好记忆中,除了北京的景致风情等外,更主要的是见到了除立洋之外的“广州伯伯”一家人,见到了我们一直敬仰的施鹏九叔叔,见到了没有一点“官太太”架势的婶婶,见到了立洋的妹妹小燕和弟弟小新。

北京之行非常愉快,叔叔的和蔼,婶婶的热情,使我没有一点做客的感觉。以后在上海和北京又见过几次叔叔和婶婶,每次见到他们都特感亲切。婶婶的热情,加上她一口地道的“京腔”,使得我感觉与她的每次交流,似乎都是一种享受。虽说是好多年没见到婶婶,但每次电话中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和感受到她的热情时,心中总是充满暖意。

婶婶不仅如立洋文章中所说的精明能干好强,而且还具有端庄秀丽的容貌,以及热情待人的品质,这一点在所有的亲戚中是有口皆碑的。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那次“顺道旅游”赴京住在她家时的那些情景,婶婶的明理、大气和热情好客等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难忘的是,一天婶婶还专门陪我去王府井,并在东风市场那边的一家湘菜馆请我吃了一顿午餐。

我还记得,当我与叔叔、婶婶临别前,婶婶还特地给了我一些钱。我想,她深知在艰苦农村的孩子需要有一点零花钱,因为她曾有过那样的深切体会。虽然,我悄悄地将钱放到了她家的抽屉中并留了言,但婶婶的那份发自内心的母爱我永远不会忘记!如今,读到立洋所说,婶婶长途跋涉到二龙山看望儿子,以及为儿子洗涤衣服被褥的往事,我更体会到了婶婶那份母爱的真挚和由衷。

我和立洋只见过一面,记得是在7576年间。那次立洋到上海来,我和他等一同游玩了外滩、豫园和一大会址。虽是与立洋只见了一面,但可能是因为上辈的缘故,或者是我们都曾有过在黑龙江农村的经历,只觉得彼此之间根本无任何的生份。尤其是立洋的正气、和善、聪明等,都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非常高兴能进入立洋的博客,尤其是读到《我的母亲》这篇文章后,不仅让我进一步了解了婶婶的身世、经历和风范,也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儿子对母亲的那份真情流露。阅读立洋的文章,浏览立洋网友的留言,我已分明感受到叔叔、婶婶的许多优良品格已在立洋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延续和传承。尽管当今世风日下,浑噩习气增多,但我还是从立洋的博文和留言中深切地感受到了拂面吹来的缕缕清风,这些显然得益于叔叔婶婶的良好家教,得益于立洋的正确为人处事,当然也一定得益于北大荒和部队的那份锤炼。

如今,叔叔和婶婶早已过了八十,但以往岁月的磨砺和如今所持有的良好心态,并未使他们表现出那种“老态”,这从每次与他们的通话中能深深感受到。这无疑是立洋兄妹等的福分,也是我们所有亲朋好友的共同福分。借此机会,衷心祝愿叔叔和婶婶身体健康、快乐长寿!

          2012年1月19

读《我的母亲》有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叔叔和婶婶的合影

读《我的母亲》有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父亲和叔叔的合影

读《我的母亲》有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母亲和婶婶的合影

我的母亲

施立洋

我的母亲是个精明能干好强的老太太,80岁的人了,走路仍然很快。每天愿意东跑跑西逛逛,精神头十足。前一段到好几个老年大学给人讲课,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课间、课后也不休息,作辅导解疑问,非常热情,有求必应。回到家里,也不闲着,制作着精美工艺品,品种繁多,技艺精湛。她的作品多次参加展览,海淀区老干办每次点名要她的作品参展。

母亲是一个热心人,不管谁有困难,知道后,全心全意得去帮助,毫不吝惜。有时候我们兄弟姐妹都嫉妒,对外人比对我们都好。去年院里一个陕西来的维修工,不慎从楼上摔下去,送医院抢救。我母亲听说后,当时就拿了一万元给了他媳妇,是院里捐赠最早最多的。正因为如此,母亲在院里口碑很好。我回去看望老人时,路上的人都同我热情打招呼,卖菜的,扫街的,看车的……很多我不熟悉的人,这都是因为知道我是她的儿子。

我母亲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老家在沈阳市,是旗人,锡伯族。母亲祖上是清朝有名的战将,母亲的奶奶是蒙古族。母亲的母亲,我的姥姥是苏州人,会刺绣,手很巧,女红出色,还烧得一手好菜。母亲的艺术天分传自姥姥,好身板和精明强干传自姥爷。姥爷是个名人,曾与XXX的叔叔一起在张学良手下共事。

母亲家是个大家族,小时候几十口人住在一起。母亲是其兄弟姐妹里最小的,我大舅的孩子,我的大表哥表姐们与我母亲年龄差不多,有的比我母亲还大一些。母亲从小受到良好教育,有文化,兄弟姐妹间非常亲密。可能是少数民族的缘故吧,亲戚们不分彼此,到那家都如同到了自己家,非常热情,从不嫌贫爱富。我们家在北京,亲戚来的最多,母亲都热情款待。越是穷亲戚,出手越大方,绝不怠慢。

沈阳解放的第三天,母亲便参加了解放军文艺宣传队,随大军南下。母亲家里人大都参加了革命工作,大表哥表姐们也参军随大军南下。现在除姥姥姥爷,大舅外,母亲兄弟姐妹,大表哥表姐们基本都还健在,享受离休待遇,过着幸福生活。

我小时候对母亲的印象并不深,母亲工作认真,不太顾家。我记得大概一两个星期回来一次。那时一周只休息一天,吃两顿饭。我们小贪玩儿,休息日一天恨不得都在外面疯,到吃晚饭才回家。因此和母亲呆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只是觉得母亲的菜烧得特别好吃。色香味俱全,同饭馆里一样。但比饭馆里好,很多南方菜肴北方饭馆里没有。

文革中父母基本不在家,我要离开北京去北大荒,母亲才回来给我准备了一个大木箱,装满了各种生活用品。到东北我只买了棉皮帽和棉胶鞋、毡袜、手电,基本没买什么生活用品,其他都是母亲给带的,想得很周全。走的时候,是母亲来送我(当时我父亲已到西北某干校下放劳动,在山里放羊,不在北京了)。母亲嘱咐了很多,大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要注意身体,同学之间要互相关心的话。母亲只送我上了院里接我们的卡车,告别时母亲没有流泪,没去学校,也没去火车站。

后来才知道,母亲那时不回家是因为也被下放劳动,她不想让我们知道,没有告诉我们。其实那时母亲吃了很多苦,她都默默忍受了。那天是特意请假回来送我的。我当时不懂事,还有点怨恨母亲不管我们,走时也没伤心,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

我到了二龙山不久,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到了父亲那里。一家人除了我,又团聚在一起。在兵团我很少写信回去,只报喜不报忧。生活劳动情况也很少讲,只说一些“思想汇报”的官样话。一是怕说不好父母惦记,平添忧愁。二是怕写不好又搞出什么牵连,增加烦恼。三是确实不会写,因为打小儿父母不怎么过问生活上的事情。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没什么好跟家里说的。现在看当时真是傻到家了,幼稚可笑。母亲搞不清我的情况,不放心,和同学的母亲一起千里迢迢,到北大荒来看我。

那是1970年的6月份,虽说是夏天了,二龙山的大地上才刚刚长出绿芽。母亲的到来,使我喜出望外,根本没有想到。那几天日子过得特别快乐,母亲把我的衣服被褥全都洗了一遍。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儿行千里母担忧”。我那些历史照片都是那时照的。

岁月如梭,文革结束后,父母在外转了一大圈子,回到了北京。我也在学校毕业后回到北京工作安家。我基本上没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在西边,我在东边。但我的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都是在爷爷奶奶那里长大的,我母亲给与了极大呵护和照顾。

现在我退休了,有了时间,常回去照顾父母。虽然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我住得比我弟妹离他们都远,但他们大小事情都愿意找我。我不管什么时候,随叫随到,马上赶过去。尽心尽力,考虑老人的感受。两位老人住院都愿意我陪床,有我在心里踏实,照顾的细致。我下过乡,当过兵,身体皮实,经得起折腾,比弟弟、妹妹强一些。趁他们健在,多尽一份孝心是应该的。

在母亲节之际写写我的母亲,仓促之下,写一漏万,略表一下心意,祝母亲节日快乐!祝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

        201059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