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四十年前一相册的联想  

2012-01-04 17:18:56|  分类: 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年前一相册的联想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四十年前一相册的联想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四十年前一相册的联想

 

但凡三四十年前的事情,随着日月的更替,能记得起已算不错,自然很难说得准那事情发生的具体时日。除非从上海出发、首次受伤或离开黑龙江回家等刻骨铭心的事情外,更多的许多事情的发生日子是根本记不清的。如果没有日记或其他的记录,我们在回忆那些事情时,也是永远无法弄清事发某年某月某日。因而,只能说出个比较模糊的日子。

四十年前,在黑龙江农村时,曾有过赴深山老林(也就是我们那时所说的三线)伐木建房设新居住点的经历。临出发的前夜,许多刚认识才两个多月的知青朋友为我们饯行。我在《黑土地插队生涯》一书中,曾专门说到那件事情,也说出了那天的具体日子,那就是1970年的5月22日。

这日子何以记得那么清楚?我只记得写那书后的某一日,忽然从某一保存了多年的物品中,发现了当年的某些印痕,从而得以确定。不过时间一长,却又忘了究竟从何而得。 

前两天,偶尔翻看父亲生前留下的一本影集,忽然惊喜地发现,原来那物品就是这本影集!我就是从这本影集上的留言上,“考证”出当年赴三线的出发时日。

这是一本32开本的小影集,绿色封面的左上方,有一幅印有三面红旗、内燃机车和冒烟的工厂的图案。右下方印有黑色黑体字样的“影集”二字,以及那两字土黄色的汉语拼音。

封二是本队知青林才和的留言:

赠:

黄建强  朱崇明 俩战友 

赴三线留念。

               六十天战友:林才和

                        1970.5.22.

从那本相册中,很明白地厘清了出发的时日,也弄清了那时离上海出发仅仅六十天,也可以更正之前在书上所说的“七十天”。不过却又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那本影集上清楚地写着“赠黄建强朱崇明俩战友”,这就意味着当年朱崇明曾和我一起去三线。但是,我却是怎么也无法回忆起那事情。

之前,我一直确认朱崇明没去三线。因为我很清楚地记得,在三线那时,我所住的宿舍中,新立大队的知青就我和张关荣俩人,按当时我和朱崇明的关系,不可能不与我住在一间宿舍。

那么,朱崇明究竟去或没去三线?我无法妄下结论。说不去有两种可能。一是我们的三线之行有“一上”和“二上”两次,头一次,朱崇明应该是一起出发的,后因二皮河发大水,没法去成,可能后来情况生变,他没再去;二是之前见到某位在知青说起第一年三线修路时的帖子中称,参加当年修路的新立知青中有朱崇明,如果确实是这样,那么朱崇明肯定没与我一起去三线。

其实最好的解答应该是由朱崇明来完成,遗憾的是,朱崇明已于前年离世,显然是“死无对证”了。由此,我忽然觉得,即便我等这种相隔年月不太久远的事情要弄清也是如此复杂,更何谈年代更久远的名人轶事。那些一直钻在史料中终日孜孜不倦的研究者,长年累月、认真细致的考察结果,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即使有记录史料的,倘若因记载者的粗心或大意弄错时日,岂不永远误导后者嘛?!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