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由松江汽车站旧址照片想起  

2013-05-13 13:49:00|  分类: 忆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松江汽车站旧址照片想起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松江汽车终点站旧址

由松江汽车站旧址照片想起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上海西区汽车站旧址,应该是在教堂前的左侧(图中右侧)。当年松江知青先坐车到此,换乘15路至上海火车北站,再前往松树沟。

由松江汽车站旧址照片想起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15路公交车站头。当年小秋扛行李从此地走到西区汽车站途中需歇几次,起步将行李上肩时要恳求路人“同志,帮奴搬一搬好伐?”

由松江汽车站旧址照片想起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上海火车北站旧址,它见证过松树沟五三知青进出此地时豪情满怀的成群结队、垂头丧气的形单影只。

 

近日,凤凰网五三知青网站上,刘年娣上传了一张小秋嘱代发的松江汽车终点站旧址照片。那似乎是一张经做过的黑白照片,因为从照片中的建筑等物件看,显然有着当今的模样。不过,从建筑的布局和那个院子来看,还是能与留存在脑中的当年印象有些相符。

松江,是上海市郊的一个区,但它的历史远长于仅有700余年历史的上海城。松江古称华亭,别称云间,唐天宝十年(公元751年)置华亭县,后改称松江县。在上海开埠前,松江曾经是上海地区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历史上曾有“苏(苏州府)松(松江府)财赋半天下”之美誉。它是上海历史文化的发祥地,因而,也被人们誉为上海的城市之根。

原先,我们只是知道松江,但从未与松江有过任何的接触。可是自到了黑龙江之后、直至以后的三四十年、甚至是今天,松江已然成了我们生活中一个无法割舍的地方。那是因为,在我们曾经插队的松树沟,有着一批比我们早去几个月的插兄插妹。相同的境遇,以及同吃一锅饭、共饮一井水患难与共的生活和劳动,使得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和兄妹。因而,回沪探亲期间和返城后,直至已步入人生黄昏的今天,彼此间的相互走动,便也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项内容,成了维系我们知青情谊的一条重要纽带。

看到那张照片,不由会使我们回忆起当年往返松江的种种经历。以前的交通远不如如今那样便捷,去一趟松江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情。记得,那时往返松江最主要的方法,是乘坐上海市区至郊区的长途汽车。不过,感到有趣的是,也有骑自行车去松江的。更使人感到惊异的是,那些骑车前往松江者,竟然是新立的几个小女生。

那一年,不知是为了省几个车钱,或是为了过把骑车之瘾,新立几个也算是在黑土地上有过一段“战天斗地”经历的女孩,居然将家中的“老坦克”当作坐骑,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地踏上了前往松江的路途。经过大半天的骑行,总算是到了邻近松江的地方,这最后的路途是怎么过去的?有人说是硬着头皮撑过去的,也有人说是搭了一辆汽车到达的。无论如何,唯有亲历者自己最清楚了。但有一点似乎是没有质疑的,那就是回来时绝对是搭车的。

印象中,那时从上海市区往松江的长途汽车只有一班,由设在徐家汇天主教堂旁的西区长途汽车站至松江,大约每20分钟一班。乘车者先得在车站的售票窗口购票,然后进入候车室并在指定的木长条椅子上等候。当然,如果在非高峰时间,遇巧时可以不需候车而直接上车,但那种情况很少遇到。

长途汽车驶出西区车站后,沿漕溪北路、漕宝路一路往南,由沪松公路经七宝、泗泾一路往南。那时的沪松公路,是具有典型上海郊区公路模样的一条道路。也就只有两条车道宽点的路幅,车辆相会时都得小心翼翼地避让。道路两旁种植着杨树、柳树之类的本地树种,所有的行道树的底部都刷上了近人高的白石灰。一眼望去,犹如两道雪白的缎带,携着挺拔的行道树,一直伸向远方;路旁的田野、河流、农舍,不时从眼前匆匆掠过……那时,倘若能够捞到一个座位,细细欣赏具有典型江南风光的松江农村景色,无疑是件非常快活的事情。遗憾的是,无数次来往松江间,更多地是只能挤挤挨挨地在车厢间“插蜡烛”,如此这般,自然是再也没了好好欣赏江南风光的心情。

那时上海到松江城西终点站的车票是五毛五分一张,按当时的工资收入而言,价格并不便宜。记得,我们一般在倒数第二站、即一个名为袜子弄的车站下车。上海到袜子弄的车价是五毛钱。到这下车,并不是因为想省钱,更多地是缘于新立的松江朋友大多住在城中或城东一带。那时的袜子弄车站紧靠着一条河流,跨过河上的桥梁不远处,就是胡虎啸、胡骏鸣兄弟俩的家,记得好像那一片都是一幢幢具有典型江南民居建筑风格、临水而居的住房,按如今的说法,是绝对“亲水”的。

之所以知道西面的松江终点站,主要是想在起点站乘车回上海时能够捞到一个座位,能够免除一个多小时的站立之苦。记得,那车站在当时松江城中闹市主干道——中山路西面的一条支马路上,好像那儿离醉白池不远。车站有一间候车室,有一个停车的小院落,由于那儿来往的长途车班次不多,主要是至上海、金山和米市渡等方向的,因而车站的规模要比上海的西区车站小得多。

坐终点站的车,除了能捞一个座位外,还有一个好处便是能坐在车上“游览”松江闹市。记得,那长途车出站后,右拐、再右拐,便上了中山路,然后,经过松江最热闹的闹市区一路往东至袜子弄再左拐。那松江的中山路,好比上海的南京路,商铺林立、人流熙攘的景象,倒也不失“松江南京路”的风范。

我对松江长途车站的认知与感受,无非就是以上所述,多少还带有些愉悦回味的感觉。那种认知和感受,显然是非常粗浅的,是根本无法与松江的朋友们相比的。小秋的附照留言“插队落户后期,松江知青探亲结束返松树沟时,家人已无早年热情,潦潦草草地将他们送到这里”,足以说明一切。他们对松江长途车站的回忆,肯定不会像我那样只是甜蜜和美好,应该会多许多苦涩和不堪回首。尤其是看到后面又传上的几张徐家汇、北火车站旧址的照片,恍然明白,那松江长途汽车站还是当年松江朋友们往返黑龙江的必经之地。与我们相比,他们又比我们多了许多往返松树沟的艰辛和苦楚,对松江长途汽车站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别样的心情纠结。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