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2014-02-21 15:36:26|  分类: 变化中的董家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如今的模样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几个月前的网络图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再早前的网络图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站在董家渡路往北看的模样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我家老屋的前世今生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站在王家码头路往南看的模样,左面那堵残墙是原210弄口沈慧英阿姨家的外墙

 

上个星期六,去图书馆还书的途中,特地去我家的老屋那儿转了转。近一个月未去,变化还是蛮大的。只见我家的老屋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儿,俨然成了一座“钉子户”那般的最后堡垒。见此,不免有些诧然,也有些唏嘘。

看着那幢孤楼,再看看四周已成一片旷野的地块,脑中不免升腾起一种联想,即便那楼初建时,四周应该不会那般开阔,那楼也一定不会那样孤寂。如此一想,不由使我想起了那楼的前世与今生。

这楼的历史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我虽无那幢楼的有关档案资料(想来中国人建造的那种普通楼房也不会有那种档案),但据我所知的,那楼至今应该已有八九十年的历史。何以能有如此的定论?那还得从早年父亲告诉我们的那幢楼的经历说起。

文革前,一位别校的老师曾问我父亲住哪里,当父亲告诉她后,那老师告诉我父亲,我家所在的那幢楼其实最早是她的家。应该是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家境富裕的她的父亲(记得好像是开木行的),如许多人一样,选择了董家渡那地方买地盖房。那地方当初应该也算是环境不错的,紧邻上海的老城厢,又靠近黄浦江,门前刚于1907年辟建的的董家渡路连接着小南门和董家渡渡口,也算是交通比较方便。东面还有上海滩上享有盛名的董家渡天主堂,若是信徒的话做礼拜还是很方便的。

于是,其父亲用了一些金条,建造了那幢有点当年建筑特点,似石库门又不是石库门的新楼。细细想来,那楼只住一家人家的话,应该还是十分舒适的。朝南的过街楼,再加两个朝南铺着地板的房间(那两间房原先不是如今的模样,房前是两个有着镂空栏杆的阳台),后面还有一间亭子间,亭子间上面还有一个露天晒台,楼下还有一只灶间,前面还有一铺店面。楼下开店,楼上住人,真是生活经营两不误,岂不优哉游哉!

但是好景不长,那老师一家在那间房中住了没多久,其父亲吃上了一次绑票。为保性命,不得不将那房子折价卖出以筹齐赎金。后来,那幢房子被沪上著名的王德大麻油店盘下。楼下的店面便成了王德大麻油店的分店(总店在东门路上的后市百五店西面),楼上的房子都借给了与王德大有关系的人家。

父亲因是王德大小开的老师,借得了那幢楼的过街楼。西边的两家,分别住着王德大的账房先生和王德大小开的奶妈,亭子间则借给了曾当过孙中山内卫的一位王德大伙计。解放后,虽然住户依旧,但房子的权属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幢楼与上海的许许多多楼房一样都归了公家,楼下的麻油店也变成了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米店。底下原先的灶间也住进了一户人家。

早先,那幢楼底下的弄堂装有一扇大铁门,只供后面石库门大院中的249号人家进出。因此那里也被称为铁门里,早先铁门里住的都是坐着轿车或黄包车进出的有钱人家。原先,我们那幢楼的住户是通过米店东侧的一条走道进出的,1958年大炼钢铁那阵,铁门里的铁门被拆了,铁门两侧的247号与251号两幢楼,在与那条弄堂相隔的墙上分别开了门,人们也改为从那进出了。

最早,那幢楼只有一只水龙头,且是装在底层灶间旁的狭小的天井中,用水很不方便。以后,楼上的人家将龙头接到了楼上的晒台上。再以后,西边的两家人家将原来的阳台封了,扩大了房间,将原先在阳台上烧饭改为在晒台上,并在晒台上搭了灶间。再再以后,为了扩展生活空间,楼上的住户都先后分别搭了阁楼。于是,也就有了如今见到的模样。

随着2011年董家渡13B15B地块动迁的展开,楼上的住户几乎都在第一时间搬离自己家族已住了半个多世纪的那幢楼。有趣的是,那幢楼似乎要比别的楼命大一些,至今依然矗立在那儿,尽管有些形单影只,有些孤苦伶仃……

这一切,应该“得益”于楼下那店面至今仍未签约,“得益”于拆房队借居在我们的那幢楼。尽管如此,那幢楼肯定是时日不多了,相信很快它便将消失于我们的视野之中。以后,对它的怀念,除了观看留下的那些照片,更多地只能是在我们还未淡去的记忆之中去搜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