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日志

 
 

悼蔡麟康  

2015-12-25 15:5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蔡麟康 - 黄山黄河 - 黄山黄河的博客

 

    有朋友说,以前我们都是给上一辈及以上的亲友送行,如今大都开始给平辈的亲友送行了。朋友所说的话,似乎是一种规律,应该也是一种无奈。正是在这无奈中,我们又送走了一位曾经一起在松树沟打拼过的插友——蔡麟康。

  蔡麟康,是我们邻队东发大队的知青。记得,那时虽还未认识其,但已知道有一位住在卢湾区的姓蔡的朋友与我一批去了黑龙江,觉得应该是我们一个公社的,但不知道他在哪个队,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这是因为,麟康的哥哥与我姐姐是一个厂的支内职工,也曾到过我家,他们在闲聊时都说起有一个69届的弟弟去了黑龙江。

  1971年的夏天,县里组织起来的筑路营,开始翻修松树沟境内北镇渡口至兴亚的那段公路,便在松树沟成立了民兵筑路营三连,成员均为来自本公社的上海知青、老乡,以及上海干部和当地干部。我和队里的一些知青和老乡一同去了那里,在那里遇到了麟康,一看那名便觉得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那位朋友。一交谈,果然便是。于是,我俩似乎比别人多了一分亲近。

  说实在的,麟康从年轻起一直长得很帅,端正的五官,颀长的身子,再加热情开朗、十分友善和乐于助人的良好性格,使得其与大家相处得都很好。筑路营的生活很短,再加我离开松树沟比较早,自那时一别,近四十年再未与麟康相见。直至2012年的318日,松树沟知青和插队干部齐聚新锦江时,才和与许多失联已久的知青朋友一样,重新见到了麟康。此后,生性活络热情的麟康,因一直积极参加我们松树沟的知青活动,彼此间的交往也多了起来。总感觉,麟康虽然还是那样帅,但远比以往稳重踏实和老成。虽从未问过其担当什么职务,但能觉着应该是个头头。

  随着松树沟微信群的建立,麟康也成了我们群内的一员。想不到的是,上周的一天,在朋友圈内麟康的名下出现了一条并没有署名的信息,说的是家父于17日因病逝世,并感谢亲朋好友关心云云。当时没细想,只是想应该是麟康的老父亲走了,发个信息并感谢亲友的关心。及至松树沟群内再发一条信息声言麟康病逝,才觉不妙。于是赶紧与东发的沈龙生通话,才确认了那个不幸的消息。

  真如一位插友所说,生龙活虎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走得太匆匆,太匆匆了!记得,今年初四,麟康还是兴致勃勃地参加了逊克知青的春节联欢会,但没想到,那次竟是与麟康的诀别。另一位插友说,震惊震惊!噩耗传来,一时无语………难以置信!一向是幽默诙谐,谈笑风生的蔡麟康怎么说走就走了?虽说我们接触不多,也算是见过几面,特别是他与我们复兴的插友有点特殊的关系,(他的父亲曾是我们中学里的工宣队与我队的插友打过交道)太遗憾了,刚刚退休,可叹造化弄人,命运难测。

  麟康是被可恶的肝癌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告别仪式上,看着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的麟康的面容,心中充满了悲痛。但是,从麟康生前所在单位的悼词中,我大致了解了麟康回沪后的那段经历。如同许许多多的知青那样,麟康从一名普通的工人干起,一步一个脚印,历经改革风云和各种磨难,终于走上了企业高管的职位。可以想见,其间付出的心血和作出的努力该有多大?!

  斯人已去,精神永存!

  按中国人的习俗,麟康过世已过头七,特写此短文,以表哀悼之意。望他的家属亲友,节哀顺变,保重身体,愿蔡麟康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