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置顶] 终究了却的一个心愿

2011-8-3 17:05:37 阅读341 评论22 32011/08 Aug3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日历将翻到8月8日。这是父亲去世一周年的日子,也是我永远难忘的一个日子。父亲离世后,以何种方式对其悼念和追思,一直是这一年来长久萦绕我脑海的一件事情。

去年父亲离世后,我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他留存的一本笔记本和许多本相册,笔记本上是署名三自斋主的《诗词集》,其大都是父亲1984年后有感而发留下的诗句,以及和亲友互赠的诗词,相册上全是历年来他所收集的家人和亲友的照片。透过笔记本和相册,我看到了父亲生前对生活和家人及亲友的那份热爱。为了更好地缅怀父亲,更好地延续他的那份爱,我主动承担起了整理父亲诗句和相册的责任。因为我深知,这既能表达对他的深切悼念,也能从中了解父亲的经历、情怀,并对自己有所感悟和启示。

于是,工作之余,整理父亲的诗词和相册,成为我的一项主要任务。整理工作决非易事,尤其是诗的整理,更需要仔细认真。写在土黄色36K工作手册上、5万多字的367首诗,数量显然不小。所有的诗词不仅需要逐一输入电脑,更棘手的是许多随手或即兴写就的字很难辨认,很多字句需要费尽心思认真思索、细细猜详。好在整理工作并没有太紧的时间要求,完全可以按着“慢工出细活”的做法慢慢推进。

回顾一年来所走过的路,会得到许多感悟和乐趣。那就是自己所承担的整理工作,不仅是一个很好了解父亲、缅怀父亲和学习父亲的过程,可以从中很好感知与体会父亲对生活和亲人等的认识及情感。而且还可以通过几乎完全由自己一手实施的文字输入、页面编辑和封面设计等程序,找到旁人很难体会到的一种乐趣和成功感觉。从这个意义上说,整理出书的经历,是一个学习和提高的过程,也是一个有趣快乐的过程。

作者  | 2011-8-3 17:05:37 | 阅读(341) |评论(22) | 阅读全文>>

送顺庆兄

2017-10-16 22:37:20 阅读323 评论1 162017/10 Oct16

自得知顺庆兄不幸罹难的噩耗后的那些天来,顺庆兄的身影不时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尤其是47年前在三线受伤后得到顺庆兄悉心照顾的一个个瞬间。我清悉地记得,受伤当晚遇到被大雨浇得宿舍内没有一块干地方、以致忍着伤痛苦苦熬到天亮的窘境时,是顺庆把我接到了他未遭雨淋的宿舍并安置在他铺位上躺下的情景;我还记得,当把我抬上担架准备穿越深山送往县城时,是顺庆替我掖紧被子以免在气温很低的山林中受凉;我不会忘记,为早点到达县城送行者不得不冒险将担架抬上装满圆木的拖拉机挂车后,忍着颠簸、始终离我最近且紧紧拽着担架并尽可能为我挡风遮雨的是顺庆;我更不会忘记,顺庆精心悉心服侍并陪伴我的那些日子,以及把我送上哈尔滨至上海的列车时,与我依依惜别的那一刻┅┅

我在惊愕身体也算强健的顺庆兄过早离世的同时,也非常遗憾我未能与顺庆兄静下心来好好聚聚和叙叙,因为我还有一些有关当年三线建设时的问题需要向他请教,然这一切都随着他的离去而无法再解以致成为终生的遗憾!

近日,新立知青群中,怀念突遇车祸骤然离世的顺庆兄,并筹办好与他作最后告别一事,自然成了最大的主题,大家也纷纷表达了前往松江为他送别的意愿。

10月15日,天空阴沉,秋雨绵绵,恶劣的气候没能阻挡住新立知青前往松江为送插友兄弟远行的步伐。三十多位新立知青兄妹从上海和松江的各个角落起早出发,齐聚松江殡仪馆泰山厅送别曾经同甘苦共命运的知青挚友。

上午九时,泰山厅中,庄严肃穆,挽幛高悬,哀乐低回,啜泣阵阵,王顺庆的遗体安卧在洁白的鲜花丛中,顺庆兄的亲友和新立的插友强忍者悲痛与他作最后的诀别。

默哀礼毕,原新立大队主任、后曾任市教委副秘书长的林洵多,代表全体新立知青致悼词。

作者  | 2017-10-16 22:37:20 | 阅读(323) |评论(1) | 阅读全文>>

哭顺庆兄

2017-10-5 10:59:00 阅读444 评论0 52017/10 Oct5

相濡以沫的夫妻俩

纪念下乡四十周年时与顺庆兄(右)的合影

哭顺庆兄

昨下午,惊闻王顺庆兄因车祸不幸逝世,甚感悲痛!

顺庆兄是我在新立的最好朋友之一,初识他时还是在刚到农村的那会。顺庆兄是比我们早去几个月、出自松江二中的上海知青,刚接触时就觉得他举手投足间,好像已经很快融入了当地的农村生活,尤其是一口说得很溜的东北话给人印象非常深刻。再后来,我们一起去了三线,更是接触多多。

顺庆兄质朴豪爽,热情助人,记忆犹深的是第一年我在三线受伤后,他不仅与几位兄弟一起冒着大雨和危险,经过一次一路颠簸和辗转艰难的行程,把我送到了县城。更是在随后的日子里,辛勤照顾了我整整一月余。在那期间,顺庆兄表现出与其十七岁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和老练,静心细心地服侍和陪伴着我。尤其令人感动的是,起初阶段甚至要服侍我大小便,在县城的一个多月的精心照顾我永志不忘。在那期间,他不仅要安排好我们的吃住(因为几天后,我们被县医院赶了出来,只得借住旅馆),要陪伴我每日去中医诊所治疗,还要经常陪伴我上街溜达以减少患病的那份忧愁。更不会忘记为了让我平安回沪治疗,一路陪伴我乘船走黑龙江,坐车经嘉荫、伊春、南岔至哈尔滨,直至把我安全送上56次列车。

顺庆兄也非常仗义和不怕得罪人。我伤愈归队后,为了我在三线受伤后的工分一事,敢于与当时不想认我工分、在新立一言九鼎的副支书老曲头叫板,经他的仗义执言和上海干部的出面交涉,最终使我得到了368元的分红款,这笔钱在当时绝对是个大数字。

顺庆兄在农村干活也是个多面手,大田农活、食堂做饭、喂猪劈柴等许

作者  | 2017-10-5 10:59:00 | 阅读(4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所见识的仁心医师徐卫东

2017-7-10 17:15:33 阅读3176 评论3 102017/07 July10

徐卫东,是个极普通的且带有时代特征的中国男性名字,但在这普通的名字中,有一位杰出的医学大师,他就是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的骨关节科主任。不久前,因病有幸得以结识他并得到他的精心治疗。

四十六年前,在黑龙江农村时不幸得了强直性脊柱炎(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 ,即生活中的原型——该书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患的那种病,当时因医学不发达,导致其瘫痪并失明)。多年来老长期饱受病痛的折磨,尤其是近十余年来,疾病累及右髋关节,不仅遭受伤病的折磨,而且严重影响行走。尤其是去年下半年至今年,病况更甚。经多处诊治,有说不妨采用保守疗法;也有说保守治疗已没有意义,需进行髋关节置换;还有说髋关节置换似乎还早了些。虽也曾下了决心想进行髋关节置换,但一想到毕竟是个大手术,还是有较大的担心。举棋不定间,单位的同事、原为二军大长海医院医师的陆勤说,长海医院的徐卫东对强直性脊柱炎颇有研究,不妨去他那儿看看。

4月的一个下午,来到了徐医师的诊室。一见到徐医师,便觉得他无许多医师的那种矜持和冷峻,对病人很热情,说话既直率又随和,举手投足间就会让人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他仔细看了我的X光片便说,你的髋关节病情已很严重,必须进行置换,早置换早得益,否则你的生活质量会很差。他说,其实许多病人在置换的问题上进入了一个误区,采取了怕置换或不愿早置换的做法,其实这只会拖累自己,如今这项技术已非常成熟,不用怕,全国各地每年来我这进行这手术的很多,我们这里手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他还说,如今的材料也不同以往,进口的陶瓷材料可使用30-50年以上,完全不用担心。徐医师的一席话顿时打消了我的所有顾虑。

作者  | 2017-7-10 17:15:33 | 阅读(3176) |评论(3) | 阅读全文>>

悼平义

2017-3-28 15:25:10 阅读249 评论0 282017/03 Mar28

王平义走了,他是插队新立的上海知青中逝去的第八人,也是新立知青中失去的第八位兄弟。他走得很突然,也走得悄无声息,以至于近在咫尺的兄妹们,在将近10个月后的前天,才得知了他离我们远去的讯息。

前天晚上的新立微信群中,王平义的发小、也曾一起插队新立且邻铺的仲伟伟,告知了平义兄离世的惊人消息。他说,他从同样是发小和插友的金刚那里,得知了平义的噩耗,并给平义兄的妻子打了电话,询问了前因后果。原来,去年三月间,平义兄连日高烧不退,经松江的第一人民医院分院医治无果后,去了市里的中山医院,然一直未出现任何转机,五月间因医治无效而离别人世,医院的最后诊断是急性白血病。

王平义是早我们几个月到新立大队插队的知青,他是和妹妹王淑敏一起去了那里。细长的个子,白皙的面孔,总觉得农村的酷日怎么也无法晒黑他的脸庞。因为他们从小生活在北京那边,所以讲得一口顺溜的京片子,尽管以后随着父母的厂子到了上海的松江,但从未见过从他的嘴里蹦出片言只语的上海话。有一段时间,我们曾经住在一个宿舍,可谓是同睡一铺炕。因此也就有了与平义兄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总体感觉,平义兄是一个很正派的人。他年长我们两岁,似乎总是以他的言行,表现出兄长的模样。因为在他的身上,我们丝毫没有发现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和行为。白天认认真真干活,工余规规矩矩做人,知青中的任何不良行为都不会与他沾边。或许是他的性格,回城后他基本断了和新立兄妹的来往,而是在家恪尽职守地当好丈夫、父亲,继而是爷爷的角色。以至于,每次聚会都无法见到他。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虽也同在一座城市、一个区域,但大多的新立兄妹,也没能

作者  | 2017-3-28 15:25:10 | 阅读(2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雁荡路重植悬铃木

2017-2-14 15:29:00 阅读137 评论1 142017/02 Feb14

重植的悬铃木

之前种植的棕榈树

日前,经过雁荡路,忽然有一个惊喜的发现。那就是,十多年前被逐出该路的悬铃木(俗称法国梧桐),重新回来了。

一般而言,一条路种植什么行道树,并不值当有太多的关注。说句不太好听的,你种啥树爱咋样就咋样!但对这雁荡路好像不是这样。因为那是条有过我小时候许多美好回忆、更有过对先前悬铃木美好印象的马路。还有一点,就是在几年前的回忆雁荡路的博文中,曾对该路悬铃木的消失表示质疑,甚至许多时日一直耿耿于怀。(相关链接:http://hjq251.blog.163.com/blog/static/184369059201111137517758/

据有关资料显示,悬铃木原产东南欧、印度及美洲。也有植物学家认为其产地西到西班牙,东到喜玛拉雅山脉东麓。中国未发现原生悬铃木。

据文献记载悬铃木(三球)在中国晋代时即从陆路传入中国,被称为祛汗树、净土树。近代悬铃木(指一球即“美桐”和二球即“英桐”)大量传入中国,约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主要由法国人种植于上海的法租界内,故称之为“法国梧桐”,简称“法桐”或“法梧”。其实,悬铃木与梧桐是两种不同的植物,既非法国原产亦非梧桐。中国目前普遍种植的以杂种“英桐(即二球)”最多。

悬铃木具有良好的杂种优势,生长迅速,繁殖容易,叶大荫浓,树姿优美,有净化空气的作用

作者  | 2017-2-14 15:29:00 | 阅读(137) |评论(1) | 阅读全文>>

别具一格的同学聚会——66(一)班同学聚会记

2017-2-4 14:21:17 阅读37 评论2 42017/02 Feb4

别具一格的同学聚会

——66(一)班同学聚会记

早听说,原雁荡路小学66届(一)班同学的聚会,在原班干部朱宁宁、屠斌杰的组织下,在吴本定等同学的积极支持下,以及其他同学的踊跃参加下,一直是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今年春节期间,有幸参加了他们班的一次聚会,感触良多。

但凡同学聚会,大都是找家酒店,拉开台面点上酒菜边吃边聊。虽也不碍叙情唠嗑,不误情感交流,但总觉得不免显得老套,甚至有些落俗。有趣的是,66届(一)班同学的聚会,倒是显得有些别开生面、形式新颖。之前,曾在微信上看过他们去年为纪念离校50周年而举办的一次专题聚会视频,顿觉一股新风扑面而来。红领巾似乎是体现那次聚会本意的主要载体,但又不只是限于佩戴和敬礼的传统做法,而是让大家分别在各位同学的红领巾上签名后,作为各自一份永远的珍藏。看过视频后,不仅十分羡慕他们至今仍留有的那份本真,也颇为策划者的精心用意所感佩。

春节期间,得到了他们班将在初六再次举办聚会的消息,也得知自己有幸能得以参与其中,自然是非常高兴。尤其是得知,他们组织的本次聚会,会以一种新的形式予以展现,将在嘉里不夜城企业中心,举办一场题为“体验健康生活、做回厨房同学”的活动,会有老师利用德国高科技炊具进行做菜的培训和演示,对此心中更是充满期待。然而,囿于春节的缘故,原计划中安排的培训演示者无法前往,故只得“转移场地”。

好在,组织者迅疾作出调整,本次聚会得以迅速转场建国西路上的德和茶馆。进入中式风格的茶馆,见到多年未见的朱宁宁,以及近五十年未见的屠斌杰等一班的老同学,自然是非常兴奋。叙旧聊天间,

作者  | 2017-2-4 14:21:17 | 阅读(37) |评论(2) | 阅读全文>>

悼乔乔

2016-5-23 15:36:45 阅读193 评论1 232016/05 May23

那次聚会时的乔乔

后排中为乔乔

上海别墅

近期,因久未见乔乔在群中发声,今上午给乔乔发了微信询问。我说,乔乔,近来可好?因上次聚会你没能参加,近期群中也未见你发声,甚为惦念。

一会,收到一条令人震惊的回复:叔叔你好!我是乔乔的儿子,我爸爸5月12号上午7点38分因肝癌不治于长航医院过世了,5月14号下午2点半在龙华殡仪馆大殓,现在身后事都已经料理了,谢谢您的关心,万分感谢!

惊闻乔乔突然离世,甚感悲痛!半年前与乔乔重聚的情景恍在眼前。真的很遗憾,也很悲痛,想不到上次聚会竟成我们与乔乔的诀别!

刘乔乔是小学同班同学,当时家住南昌路的上海别墅。位于南昌路110弄、112-134号间的上海别墅,建于1916年,属于新式里弄建筑,2005年被列为上海市第四批优秀历史建筑。有关资料说,上海别墅的25号2楼亭子间,曾是江青和唐纳(1935---1937年)的旧居。尽管,那时江青和唐纳还只是初出茅庐,但早年能在那里居住的都是有些身份和来头的人家。

乔乔的父亲是位工商业者,也就是文革那时被称为资本家的。他父亲是上海插销厂(后改为异型铆钉厂)的老板,公私合营后为资方厂长。早先,作为小开的乔乔的生活,绝对是非常不错的。小开的身份,也使得乔乔变得比较顽皮和捣蛋。因为他的名字以及他的调皮,得了个“乔老爷”的外号。显然,那个乔字在上海人的眼里还有着另一层意思。

离开小学后,与乔乔在同一所中学,但不记得有什么交集。再以后,大家各奔东西,彼此再无联系,也不知他去了何方。二十多年前,曾与乔乔在复兴路

作者  | 2016-5-23 15:36:45 | 阅读(193)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不平常的师生重聚

2016-5-12 15:24:55 阅读214 评论3 122016/05 May12

去年年底,原雁荡路小学66届二班的部分同学,分别近半个世纪后曾有过一次重聚。惊喜欢乐之余,大家提出希望在今年春天,组织一次有师生一起参加的聚会。

早春二月,恰逢吴光中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探望母亲后来沪,再加又联络上了两位已经失联的老同学,于是便有了3月5日在淮海路老人和饭店的雁小66二班师生重聚。

50年前的那个夏天,刚刚完成小学学业的我们,还未来得及参加升学考,一场巨大的灾难便已狂扫整个中华大地。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正式的毕业离校活动哪怕是简单的仪式,在一片乱哄哄的状态下,我们有些莫名其妙且伤感地离开了学校,师生间甚至是以一个很荒谬的形式作了离别。

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班级活动,足以成为今天评论文革荒谬的见证。那时,批斗风竟也殃及小学,不知天高地厚、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居然也举起了批斗的大旗,而辛辛苦苦教了我们两年书的班主任蔡老师竟然成了批斗的对象。虽然,我等绝不会干那种事情,但有一些同学作出了令他们后悔一辈子的行为。原本应该很开心的师生离别,竟成了一种令人心痛的伤心回忆。

尽管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道伤痕似乎已经熨平,然而在我们的心中却永远无法隐去。组织离别半个世纪后的师生重聚,本应该是件非常快活的事情。但因为此事,上次班级的同学聚会为避免尴尬,我们暂未邀请蔡老师参加。好在上次聚会时,有当时涉事的同学,对少时的无知行为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并让我带去了对蔡老师的问候。

蔡老师闻知后在我们的微信群中留言:同学们,你们好!我是蔡美龄老师,听建强说,有同学因文革,曾对老师产生过些许不礼貌行为,担心会面

作者  | 2016-5-12 15:24:55 | 阅读(21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情人节的聚会

2016-2-15 16:20:06 阅读291 评论3 152016/02 Feb15

如今的世界,因为西方文化的渗入,正在日益冲击、融合或取代着传统的中华文化,尤其是在“节日”领地,那些洋节早已冠冕堂皇地登堂入室,年轻人亦乐此不疲。我等老朽,自然不会去追波逐浪,顶多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当然也没必要冷眼责难。

昨天是情人节,应该与我们无什么相干。前天,一位朋友在微信中,发来一句留言,说是祝情人节快乐。我当即回复:情人节可没咱什么事。他随即说,也有啊!亲情、友情、同学情,儿女情、夫妻情,还有知青情……等等。如此一说,倒也觉得还真有点道理。不过,只是一笑而过,并未细细品味此话的内涵。

但是,昨天的一次小学同学聚会结束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了那话的含义。的确,就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情人节的内涵,不会只是限于男女间的欢愉,应该更丰富、更深邃和更有其他生活及情感的韵味。

那是原雁荡路小学六六届(6)班部分同学,在中信泰富举办的一次聚会,作为原2班的同学,有幸参加了他们的聚会。那是一次许多同学离别半个多世纪后的重聚,其间的惊喜、诧异、欢乐场景大家一定能体会,之中的思念、留恋和追忆自然会不时泛起情感的涟漪,那是一次久别的重逢,更是一次情感的交流,尤其有趣的是,那是情人节的一次聚会!它让我们懂得,情人节也会让我们感到有趣。

六班同学的合影

六班三姐妹的合影

与六班男同学的合影

失联半世纪小姐妹的重逢

施路平与欣然前来的非雁小姐姐施建平(也是南昌中学69届)的合影

相谈甚欢

作者  | 2016-2-15 16:20:06 | 阅读(29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悼蔡麟康

2015-12-25 15:57:08 阅读135 评论0 252015/12 Dec25

有朋友说,以前我们都是给上一辈及以上的亲友送行,如今大都开始给平辈的亲友送行了。朋友所说的话,似乎是一种规律,应该也是一种无奈。正是在这无奈中,我们又送走了一位曾经一起在松树沟打拼过的插友——蔡麟康。

  蔡麟康,是我们邻队东发大队的知青。记得,那时虽还未认识其,但已知道有一位住在卢湾区的姓蔡的朋友与我一批去了黑龙江,觉得应该是我们一个公社的,但不知道他在哪个队,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这是因为,麟康的哥哥与我姐姐是一个厂的支内职工,也曾到过我家,他们在闲聊时都说起有一个69届的弟弟去了黑龙江。

  1971年的夏天,县里组织起来的筑路营,开始翻修松树沟境内北镇渡口至兴亚的那段公路,便在松树沟成立了民兵筑路营三连,成员均为来自本公社的上海知青、老乡,以及上海干部和当地干部。我和队里的一些知青和老乡一同去了那里,在那里遇到了麟康,一看那名便觉得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那位朋友。一交谈,果然便是。于是,我俩似乎比别人多了一分亲近。

  说实在的,麟康从年轻起一直长得很帅,端正的五官,颀长的身子,再加热情开朗、十分友善和乐于助人的良好性格,使得其与大家相处得都很好。筑路营的生活很短,再加我离开松树沟比较早,自那时一别,近四十年再未与麟康相见。直至2012年的3月18日,松树沟知青和插队干部齐聚新锦江时,才和与许多失联已久的知青朋友一样,重新见到了麟康。此后,生性活络热情的麟康,因一直积极参加我们松树沟的知青活动,彼此间的交往也多了起来。总感觉,麟康虽然还是那样帅,但远比以往稳重踏实和老成。虽从未问过其担当什么职务,但能觉着应该是个头头。

作者  | 2015-12-25 15:57:08 | 阅读(1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期待明年春天的那个快乐时刻

2015-12-21 15:35:23 阅读123 评论2 212015/12 Dec21

有人曾对同学间的情义定义:有一种感情,不再浓烈,却一直存在。是的,已过花甲的我们,对此深有体会。

同学情、尤其是小学同学,那种年幼时形成的真挚情感,虽早已不再浓烈,甚至因很多同学久已失联,似乎已经显得有些缥缈,但那份情感其实并未消融,一直是真真实实地珍藏在彼此的心中,一旦有了机会重新点燃,依然是那么浓烈、那么隽永。

前天中午,原雁荡路小学66届二班的部分同学,在南浦大桥浦西一侧的一家茶馆,有了一次重拾友情的欢乐相聚。49年前,我们刚刚完成小学的学业,还未来得及升学考,文革便已荡涤整个中华大地。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不可能拍张集体照以示告别,甚至连个简短的毕业仪式。哪怕是在课堂上宣布一下有离校的那回事。整个社会秩序乃至学校秩序都被打了个粉碎,我们只能在一片乱哄哄的状态下,离开了学校,离开了那些同学和老师。

一年后,按照就地划片安排的办法,大家各自去了不同的学校,在所谓的中学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基本不怎么上课的两年多时光。再以后,“一片红”又把我们送往了天南海北的农村。40多年来,我们与所有的69届初中学生那样,遍尝时代和社会所给予的种种辛酸和磨难,走过了唯有我们自己最清楚、最有体会的那段风雨人生之路。

久别重逢,尤其是走过风风雨雨一个花甲的老同学的再次相聚,自然分外高兴。其间,不缺惊喜、不缺唏嘘、不缺感慨、不缺回忆、不缺打探……这一切,都在重新点燃那份真挚的情感之火,而且在同学们的作用下,愈加炽热、愈加旺盛!因为,更大范围寻找老同学、更大范围组织明年春季老师和同学聚会的决定,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期待着,明年春天的那个

作者  | 2015-12-21 15:35:23 | 阅读(123) |评论(2) | 阅读全文>>

参观渔阳里团中央旧址纪念馆

2015-12-16 15:47:42 阅读59 评论1 162015/12 Dec16

不久前,单位为丰富退休人员的组织生活,安排了一次参观渔阳里(团中央旧址)和上海民政博物馆的活动。

说起渔阳里并不陌生,本人早先的小学就在附近,这条老式弄堂内还有过几位同学。它的地址为淮海中路567弄,即早年的原霞飞路渔阳里。它在原来的淮海电影院斜对面、原先的一大排广告牌(如今的华亭伊势丹商厦)西侧。据有关资料显示,弄内的6号原为戴季陶寓所,1920年春戴季陶迁出后,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和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杨明斋曾在这里筹设“中俄通讯社”,这是建党前夕上海共产主义者重要的活动场所之一。1920年8月,俞秀松等人在这里发起创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9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在这里开办“外国语学社”,为输送青年赴俄留学做准备。1921年初,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后,这里成为团中央机关。

旧址为一幢二上二下老式石库门房屋,楼下是教室,有课桌长凳。楼上朝东的亭子间为俞秀松卧室,朝西的亭子间为杨明斋卧室。客堂楼上是团中央办公处。在这里进行的革命活动受到了租界当局的注意,1921年4月29日,法租界巡捕房搜查了渔阳里6号。5月,青年团暂时停止活动。

  记得,小时候就听说这里要建什么纪念馆,但那时候只是传闻早年刘少奇曾在此工作过,但一直未见有任何动静。直至2001年,上海市委和共青团中央才对渔阳里进行全面的整修扩建,并成立了旧址纪念馆。

走进已有近半个世纪未再去过的渔阳里,感到那里依然是那么熟悉,不同的只是那里的房子经过整修,已不如以往那样破旧和灰暗。纪念馆夹杂在居民的住宅中,自然是少了那份人们印象中该有的庄严和肃穆。周遭的居民,亦对经常干扰他们日常生活的参观者,撇来不甚友好的目光或从嘴里蹦出极不友善的词语。

作者  | 2015-12-16 15:47:42 | 阅读(59) |评论(1) | 阅读全文>>

感受O2O

2015-11-30 15:41:53 阅读71 评论1 302015/11 Nov30

如今是网络的世界、电商的天下,若不能适应当今的潮流,自然是OUT了。我等虽不算、至少是不承认太老朽,因此,总是似“追潮”般、忙不迭地去触触网,喜欢玩个博客和微信之类的。但对电商基本未触及,倘若真要在网上买样东西或买本书之类的,还得麻烦儿子。现今小青年可是电商的绝对客户,无论是买样东西或办个什么事情都是在网上搞定。难怪,有人在网上直陈批评电商的模式,说是电商的无节制快速发展,严重危害了实体经济的发展,甚至是给实体经济从业人员的生存、社会的稳定带来了危机。

我无法判断电商和实体商业孰是孰非,但在生活中感受到的诸多便捷,则是电商给予的。最近,我所居住的小区,推出了一个网上下单,小区取物的副食品销售模式,由此也算是领教了一下所谓的O2O。

宣传广告,供应商和合作商应该还是蛮靠谱的

那些天,进入所住的楼道口,便见得标有“食行生鲜、请你免费吃蜜柚和鸡蛋”的宣传海报,在各家的门把手上也有一张同样内容的小广告。如同对待许多的小广告那样,稍稍瞄了一眼后,便不再理会。但是坚持不懈的主办方,还是执着地送上小广告。如此这般,当然会产生一种想法,既然是免费送蜜柚和鸡蛋,又说价格比菜场低,何不试试?

供应商所设、如同超市那般用密码开锁的存物箱,不过是分常温和冷藏的。

儿子按着广告所说通过微信注册并进入了食行生鲜的网站。从网站的商品介绍看,犹如进入了一家大卖场,凡涉及厨房的物品,从吃的到用的真可谓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唯一不同的是,不必劳心费神去现场,只需动动指尖点击即可。于是,我们便从其许许多多的商品介绍中挑选了一些菜品,网上支付后,被告知第二天在楼下的夹层就可取物。

作者  | 2015-11-30 15:41:53 | 阅读(71) |评论(1) | 阅读全文>>

老笔记本珍藏的友情

2015-11-20 16:00:54 阅读162 评论5 202015/11 Nov20

如今能看到这种笔记本的恐怕不多,但我们南昌中学的同学史庆发还留有一本。这是庆发一直很好的藏品,里面有他入团和入党申请书的底稿,更有意思的是,那日记本还是当初66届学长范增恂的赠品。范学长后来去了湖北十堰的二汽,庆发去了江西的建设兵团。

近45年过去,两位朋友再无见面。前不久,我与庆发等小学同学聚会时,庆发得知范兄如今与我在一起发挥余热。庆发说,一定要去看看范兄。他还说,我有一本范兄赠送的日记本,上面还有范兄的留言。次日,庆发通过微信发来了那留言的照片。

老笔记本上的留言,自然有着当年深刻的历史印痕,那些话只有我们能看懂,对如今的年轻人来说,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即使是我们,如今读来也会暗暗发笑。但,那就是历史,就是我们曾经的过去!

当我将庆发的想法和那照片告知范兄后,范兄颇为感动,范兄除细细搜寻已经久远的历史记忆外,并表示欢迎和期待庆发的到来,一定要好好聚聚聊聊。

趁着阴雨间隙,今中午,庆发来到了我们这里。在食堂简单用过午餐后,我们三位昔日的校友在会议室愉快地进行了交谈。

范增恂(左)、史庆发

光阴如梭,45年一晃而过,尽管彼此已从小毛孩变成了两鬓染霜的老头,但那段难忘岁月结下的友情依然如故。两个多小时的重聚充分验证了这一点,虽然聚会很快过去,但那个瞬间将永存心间,那几张照片也成为了留给我们的一个很好的念想。

作者  | 2015-11-20 16:00:54 | 阅读(162)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黄浦区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1970年至黑龙江逊克插队,1975年病退回沪。现在机关从事文字工作,行将退休。
 
近期心愿心平气和走完工作生涯的最后一段路,开开心心进入人生的下一个驿站。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