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山黄河的博客

自娱自乐 放松心情 结交朋友 交流体会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我所见识的仁心医师徐卫东

2017-7-10 17:15:33 阅读3436 评论3 102017/07 July10

徐卫东,是个极普通的且带有时代特征的中国男性名字,但在这普通的名字中,有一位杰出的医学大师,他就是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的骨关节科主任。不久前,因病有幸得以结识他并得到他的精心治疗。

四十六年前,在黑龙江农村时不幸得了强直性脊柱炎(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 ,即生活中的原型——该书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患的那种病,当时因医学不发达,导致其瘫痪并失明)。多年来老长期饱受病痛的折磨,尤其是近十余年来,疾病累及右髋关节,不仅遭受伤病的折磨,而且严重影响行走。尤其是去年下半年至今年,病况更甚。经多处诊治,有说不妨采用保守疗法;也有说保守治疗已没有意义,需进行髋关节置换;还有说髋关节置换似乎还早了些。虽也曾下了决心想进行髋关节置换,但一想到毕竟是个大手术,还是有较大的担心。举棋不定间,单位的同事、原为二军大长海医院医师的陆勤说,长海医院的徐卫东对强直性脊柱炎颇有研究,不妨去他那儿看看。

4月的一个下午,来到了徐医师的诊室。一见到徐医师,便觉得他无许多医师的那种矜持和冷峻,对病人很热情,说话既直率又随和,举手投足间就会让人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他仔细看了我的X光片便说,你的髋关节病情已很严重,必须进行置换,早置换早得益,否则你的生活质量会很差。他说,其实许多病人在置换的问题上进入了一个误区,采取了怕置换或不愿早置换的做法,其实这只会拖累自己,如今这项技术已非常成熟,不用怕,全国各地每年来我这进行这手术的很多,我们这里手术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他还说,如今的材料也不同以往,进口的陶瓷材料可使用30-50年以上,完全不用担心。徐医师的一席话顿时打消了我的所有顾虑。

作者  | 2017-7-10 17:15:33 | 阅读(3436) |评论(3) | 阅读全文>>

悼平义

2017-3-28 15:25:10 阅读374 评论0 282017/03 Mar28

王平义走了,他是插队新立的上海知青中逝去的第八人,也是新立知青中失去的第八位兄弟。他走得很突然,也走得悄无声息,以至于近在咫尺的兄妹们,在将近10个月后的前天,才得知了他离我们远去的讯息。

前天晚上的新立微信群中,王平义的发小、也曾一起插队新立且邻铺的仲伟伟,告知了平义兄离世的惊人消息。他说,他从同样是发小和插友的金刚那里,得知了平义的噩耗,并给平义兄的妻子打了电话,询问了前因后果。原来,去年三月间,平义兄连日高烧不退,经松江的第一人民医院分院医治无果后,去了市里的中山医院,然一直未出现任何转机,五月间因医治无效而离别人世,医院的最后诊断是急性白血病。

王平义是早我们几个月到新立大队插队的知青,他是和妹妹王淑敏一起去了那里。细长的个子,白皙的面孔,总觉得农村的酷日怎么也无法晒黑他的脸庞。因为他们从小生活在北京那边,所以讲得一口顺溜的京片子,尽管以后随着父母的厂子到了上海的松江,但从未见过从他的嘴里蹦出片言只语的上海话。有一段时间,我们曾经住在一个宿舍,可谓是同睡一铺炕。因此也就有了与平义兄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总体感觉,平义兄是一个很正派的人。他年长我们两岁,似乎总是以他的言行,表现出兄长的模样。因为在他的身上,我们丝毫没有发现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和行为。白天认认真真干活,工余规规矩矩做人,知青中的任何不良行为都不会与他沾边。或许是他的性格,回城后他基本断了和新立兄妹的来往,而是在家恪尽职守地当好丈夫、父亲,继而是爷爷的角色。以至于,每次聚会都无法见到他。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虽也同在一座城市、一个区域,但大多的新立兄妹,也没能

作者  | 2017-3-28 15:25:10 | 阅读(37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雁荡路重植悬铃木

2017-2-14 15:29:00 阅读190 评论1 142017/02 Feb14

重植的悬铃木

之前种植的棕榈树

日前,经过雁荡路,忽然有一个惊喜的发现。那就是,十多年前被逐出该路的悬铃木(俗称法国梧桐),重新回来了。

一般而言,一条路种植什么行道树,并不值当有太多的关注。说句不太好听的,你种啥树爱咋样就咋样!但对这雁荡路好像不是这样。因为那是条有过我小时候许多美好回忆、更有过对先前悬铃木美好印象的马路。还有一点,就是在几年前的回忆雁荡路的博文中,曾对该路悬铃木的消失表示质疑,甚至许多时日一直耿耿于怀。(相关链接:http://hjq251.blog.163.com/blog/static/184369059201111137517758/

据有关资料显示,悬铃木原产东南欧、印度及美洲。也有植物学家认为其产地西到西班牙,东到喜玛拉雅山脉东麓。中国未发现原生悬铃木。

据文献记载悬铃木(三球)在中国晋代时即从陆路传入中国,被称为祛汗树、净土树。近代悬铃木(指一球即“美桐”和二球即“英桐”)大量传入中国,约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主要由法国人种植于上海的法租界内,故称之为“法国梧桐”,简称“法桐”或“法梧”。其实,悬铃木与梧桐是两种不同的植物,既非法国原产亦非梧桐。中国目前普遍种植的以杂种“英桐(即二球)”最多。

悬铃木具有良好的杂种优势,生长迅速,繁殖容易,叶大荫浓,树姿优美,有净化空气的作用

作者  | 2017-2-14 15:29:00 | 阅读(190) |评论(1) | 阅读全文>>

别具一格的同学聚会——66(一)班同学聚会记

2017-2-4 14:21:17 阅读131 评论2 42017/02 Feb4

别具一格的同学聚会

——66(一)班同学聚会记

早听说,原雁荡路小学66届(一)班同学的聚会,在原班干部朱宁宁、屠斌杰的组织下,在吴本定等同学的积极支持下,以及其他同学的踊跃参加下,一直是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今年春节期间,有幸参加了他们班的一次聚会,感触良多。

但凡同学聚会,大都是找家酒店,拉开台面点上酒菜边吃边聊。虽也不碍叙情唠嗑,不误情感交流,但总觉得不免显得老套,甚至有些落俗。有趣的是,66届(一)班同学的聚会,倒是显得有些别开生面、形式新颖。之前,曾在微信上看过他们去年为纪念离校50周年而举办的一次专题聚会视频,顿觉一股新风扑面而来。红领巾似乎是体现那次聚会本意的主要载体,但又不只是限于佩戴和敬礼的传统做法,而是让大家分别在各位同学的红领巾上签名后,作为各自一份永远的珍藏。看过视频后,不仅十分羡慕他们至今仍留有的那份本真,也颇为策划者的精心用意所感佩。

春节期间,得到了他们班将在初六再次举办聚会的消息,也得知自己有幸能得以参与其中,自然是非常高兴。尤其是得知,他们组织的本次聚会,会以一种新的形式予以展现,将在嘉里不夜城企业中心,举办一场题为“体验健康生活、做回厨房同学”的活动,会有老师利用德国高科技炊具进行做菜的培训和演示,对此心中更是充满期待。然而,囿于春节的缘故,原计划中安排的培训演示者无法前往,故只得“转移场地”。

好在,组织者迅疾作出调整,本次聚会得以迅速转场建国西路上的德和茶馆。进入中式风格的茶馆,见到多年未见的朱宁宁,以及近五十年未见的屠斌杰等一班的老同学,自然是非常兴奋。叙旧聊天间,

作者  | 2017-2-4 14:21:17 | 阅读(131)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不平常的师生重聚

2016-5-12 15:24:55 阅读274 评论3 122016/05 May12

去年年底,原雁荡路小学66届二班的部分同学,分别近半个世纪后曾有过一次重聚。惊喜欢乐之余,大家提出希望在今年春天,组织一次有师生一起参加的聚会。

早春二月,恰逢吴光中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探望母亲后来沪,再加又联络上了两位已经失联的老同学,于是便有了3月5日在淮海路老人和饭店的雁小66二班师生重聚。

50年前的那个夏天,刚刚完成小学学业的我们,还未来得及参加升学考,一场巨大的灾难便已狂扫整个中华大地。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正式的毕业离校活动哪怕是简单的仪式,在一片乱哄哄的状态下,我们有些莫名其妙且伤感地离开了学校,师生间甚至是以一个很荒谬的形式作了离别。

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班级活动,足以成为今天评论文革荒谬的见证。那时,批斗风竟也殃及小学,不知天高地厚、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居然也举起了批斗的大旗,而辛辛苦苦教了我们两年书的班主任蔡老师竟然成了批斗的对象。虽然,我等绝不会干那种事情,但有一些同学作出了令他们后悔一辈子的行为。原本应该很开心的师生离别,竟成了一种令人心痛的伤心回忆。

尽管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道伤痕似乎已经熨平,然而在我们的心中却永远无法隐去。组织离别半个世纪后的师生重聚,本应该是件非常快活的事情。但因为此事,上次班级的同学聚会为避免尴尬,我们暂未邀请蔡老师参加。好在上次聚会时,有当时涉事的同学,对少时的无知行为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并让我带去了对蔡老师的问候。

蔡老师闻知后在我们的微信群中留言:同学们,你们好!我是蔡美龄老师,听建强说,有同学因文革,曾对老师产生过些许不礼貌行为,担心会面

作者  | 2016-5-12 15:24:55 | 阅读(27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情人节的聚会

2016-2-15 16:20:06 阅读368 评论3 152016/02 Feb15

如今的世界,因为西方文化的渗入,正在日益冲击、融合或取代着传统的中华文化,尤其是在“节日”领地,那些洋节早已冠冕堂皇地登堂入室,年轻人亦乐此不疲。我等老朽,自然不会去追波逐浪,顶多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当然也没必要冷眼责难。

昨天是情人节,应该与我们无什么相干。前天,一位朋友在微信中,发来一句留言,说是祝情人节快乐。我当即回复:情人节可没咱什么事。他随即说,也有啊!亲情、友情、同学情,儿女情、夫妻情,还有知青情……等等。如此一说,倒也觉得还真有点道理。不过,只是一笑而过,并未细细品味此话的内涵。

但是,昨天的一次小学同学聚会结束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了那话的含义。的确,就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情人节的内涵,不会只是限于男女间的欢愉,应该更丰富、更深邃和更有其他生活及情感的韵味。

那是原雁荡路小学六六届(6)班部分同学,在中信泰富举办的一次聚会,作为原2班的同学,有幸参加了他们的聚会。那是一次许多同学离别半个多世纪后的重聚,其间的惊喜、诧异、欢乐场景大家一定能体会,之中的思念、留恋和追忆自然会不时泛起情感的涟漪,那是一次久别的重逢,更是一次情感的交流,尤其有趣的是,那是情人节的一次聚会!它让我们懂得,情人节也会让我们感到有趣。

六班同学的合影

六班三姐妹的合影

与六班男同学的合影

失联半世纪小姐妹的重逢

施路平与欣然前来的非雁小姐姐施建平(也是南昌中学69届)的合影

相谈甚欢

作者  | 2016-2-15 16:20:06 | 阅读(368) |评论(3) | 阅读全文>>

期待明年春天的那个快乐时刻

2015-12-21 15:35:23 阅读178 评论2 212015/12 Dec21

有人曾对同学间的情义定义:有一种感情,不再浓烈,却一直存在。是的,已过花甲的我们,对此深有体会。

同学情、尤其是小学同学,那种年幼时形成的真挚情感,虽早已不再浓烈,甚至因很多同学久已失联,似乎已经显得有些缥缈,但那份情感其实并未消融,一直是真真实实地珍藏在彼此的心中,一旦有了机会重新点燃,依然是那么浓烈、那么隽永。

前天中午,原雁荡路小学66届二班的部分同学,在南浦大桥浦西一侧的一家茶馆,有了一次重拾友情的欢乐相聚。49年前,我们刚刚完成小学的学业,还未来得及升学考,文革便已荡涤整个中华大地。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不可能拍张集体照以示告别,甚至连个简短的毕业仪式。哪怕是在课堂上宣布一下有离校的那回事。整个社会秩序乃至学校秩序都被打了个粉碎,我们只能在一片乱哄哄的状态下,离开了学校,离开了那些同学和老师。

一年后,按照就地划片安排的办法,大家各自去了不同的学校,在所谓的中学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基本不怎么上课的两年多时光。再以后,“一片红”又把我们送往了天南海北的农村。40多年来,我们与所有的69届初中学生那样,遍尝时代和社会所给予的种种辛酸和磨难,走过了唯有我们自己最清楚、最有体会的那段风雨人生之路。

久别重逢,尤其是走过风风雨雨一个花甲的老同学的再次相聚,自然分外高兴。其间,不缺惊喜、不缺唏嘘、不缺感慨、不缺回忆、不缺打探……这一切,都在重新点燃那份真挚的情感之火,而且在同学们的作用下,愈加炽热、愈加旺盛!因为,更大范围寻找老同学、更大范围组织明年春季老师和同学聚会的决定,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期待着,明年春天的那个

作者  | 2015-12-21 15:35:23 | 阅读(178) |评论(2) | 阅读全文>>

感受O2O

2015-11-30 15:41:53 阅读115 评论1 302015/11 Nov30

如今是网络的世界、电商的天下,若不能适应当今的潮流,自然是OUT了。我等虽不算、至少是不承认太老朽,因此,总是似“追潮”般、忙不迭地去触触网,喜欢玩个博客和微信之类的。但对电商基本未触及,倘若真要在网上买样东西或买本书之类的,还得麻烦儿子。现今小青年可是电商的绝对客户,无论是买样东西或办个什么事情都是在网上搞定。难怪,有人在网上直陈批评电商的模式,说是电商的无节制快速发展,严重危害了实体经济的发展,甚至是给实体经济从业人员的生存、社会的稳定带来了危机。

我无法判断电商和实体商业孰是孰非,但在生活中感受到的诸多便捷,则是电商给予的。最近,我所居住的小区,推出了一个网上下单,小区取物的副食品销售模式,由此也算是领教了一下所谓的O2O。

宣传广告,供应商和合作商应该还是蛮靠谱的

那些天,进入所住的楼道口,便见得标有“食行生鲜、请你免费吃蜜柚和鸡蛋”的宣传海报,在各家的门把手上也有一张同样内容的小广告。如同对待许多的小广告那样,稍稍瞄了一眼后,便不再理会。但是坚持不懈的主办方,还是执着地送上小广告。如此这般,当然会产生一种想法,既然是免费送蜜柚和鸡蛋,又说价格比菜场低,何不试试?

供应商所设、如同超市那般用密码开锁的存物箱,不过是分常温和冷藏的。

儿子按着广告所说通过微信注册并进入了食行生鲜的网站。从网站的商品介绍看,犹如进入了一家大卖场,凡涉及厨房的物品,从吃的到用的真可谓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唯一不同的是,不必劳心费神去现场,只需动动指尖点击即可。于是,我们便从其许许多多的商品介绍中挑选了一些菜品,网上支付后,被告知第二天在楼下的夹层就可取物。

作者  | 2015-11-30 15:41:53 | 阅读(115) |评论(1) | 阅读全文>>

老笔记本珍藏的友情

2015-11-20 16:00:54 阅读225 评论5 202015/11 Nov20

如今能看到这种笔记本的恐怕不多,但我们南昌中学的同学史庆发还留有一本。这是庆发一直很好的藏品,里面有他入团和入党申请书的底稿,更有意思的是,那日记本还是当初66届学长范增恂的赠品。范学长后来去了湖北十堰的二汽,庆发去了江西的建设兵团。

近45年过去,两位朋友再无见面。前不久,我与庆发等小学同学聚会时,庆发得知范兄如今与我在一起发挥余热。庆发说,一定要去看看范兄。他还说,我有一本范兄赠送的日记本,上面还有范兄的留言。次日,庆发通过微信发来了那留言的照片。

老笔记本上的留言,自然有着当年深刻的历史印痕,那些话只有我们能看懂,对如今的年轻人来说,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即使是我们,如今读来也会暗暗发笑。但,那就是历史,就是我们曾经的过去!

当我将庆发的想法和那照片告知范兄后,范兄颇为感动,范兄除细细搜寻已经久远的历史记忆外,并表示欢迎和期待庆发的到来,一定要好好聚聚聊聊。

趁着阴雨间隙,今中午,庆发来到了我们这里。在食堂简单用过午餐后,我们三位昔日的校友在会议室愉快地进行了交谈。

范增恂(左)、史庆发

光阴如梭,45年一晃而过,尽管彼此已从小毛孩变成了两鬓染霜的老头,但那段难忘岁月结下的友情依然如故。两个多小时的重聚充分验证了这一点,虽然聚会很快过去,但那个瞬间将永存心间,那几张照片也成为了留给我们的一个很好的念想。

作者  | 2015-11-20 16:00:54 | 阅读(225) |评论(5) | 阅读全文>>

交大重逢忆往事

2015-11-13 15:38:19 阅读284 评论3 132015/11 Nov13

上次淮海路上的小学同学聚会,三年级起直至小学毕业同在一班的唐一中,因赴京参加会议未能参加,为此感到有些遗憾,因为原本很想能与分别近半个世纪的一中见上一面。虽然如今有了微信,彼此也都进了群内,似乎并不影响相互间的联系,但网络的虚拟状态毕竟比不了实实在在的面对面相聚。

昨天,在一中的邀请下,我们一些曾经的小学同学,高兴地去了上海的著名学府交通大学相聚了一次。这是我与小学同学“接上关系”后与一中的第一次相聚,感觉更多了一分愉悦。尽管离开小学已近五十年,但小学时的许多往事一直无法忘却,小学的一些同学也无法淡忘,一中就是其中之一。见到一中,觉得他的样子与小时候没太大的变化,还是高高的个子和熟悉的脸庞,只是感觉眉宇间似乎多了些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积淀。

无论是之前看到以前同学聚会时的一中照片,还是这次见到久别的一中,总会泛起对以往岁月追忆的涟漪。会想起当年去他家“开小组”的许多往事。这“开小组”那档事,对如今的年轻人而言简直是匪夷所思。记得,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早先年我国盲目学习苏联生育“光荣妈妈”而造就的、显得有些人口过剩的一代人,开始进入就学阶段,于是便形成了一个入学高峰。但是,囿于当时的教育和教学条件,根本无法让学生按部就班全部入学。于是,政府“广开渠道”积极挖潜。除了大力兴办散布在居民区里的民办小学外,“校舍”(这类学校的校舍与当今完全是两种概念)仍然十分紧张,无法实行全日制教学。为此只能采取“两部制”,即每天只能半天在教室上课,还有半天只得在家里或同学家中“开小组”。

一般而言,班主任会根据学生居住地就近的原则,把全班分成若干个小组,选择在

作者  | 2015-11-13 15:38:19 | 阅读(28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淮海路上近半个世纪后的重聚

2015-10-20 14:49:55 阅读299 评论8 202015/10 Oct20

算起来,我们应该是66届小学毕业生,离开小学已有近半个世纪。我的那些小学同学,除了一部分进中学时因就近分配而在一所学校外,更多地是再无联系。再加本人与那些同学不住在一个区,经下乡等周折后更是极少与小学同学有什么联系。如今年岁大了、工作轻松了许多,我们这些花甲老人的怀旧情结不由开始升腾,自然也会时不时回忆起小学时的那些情景,想念起曾经的那些小伙伴,生活中亦经常耳闻一些有关小学同学组织聚会的信息。

同样,雁荡路小学同学中也有一些热心人在组织此类活动。前几年,便听说了原66届五班的同学,已组织过多次这样的活动。闻此,自然是羡慕不已。那五班,也算是我曾经呆过的一个班。三年级转入雁荡路小学后,便是在五班。四年级起,因学校为了“掺沙子”,将二、四、五三个班重新编班,于是我和部分同学去了二班。好在如今的同学重聚并不强调这些,于是在同学邵洁生(小学六年一直在五班,因同在一个区工作,经常有联系)的引领下,有幸加入了五班的微信群。在群中,见到了许多久违的老同学。因此,我的生活中也多了一个叙旧交流的平台。

前些天,热心的李莉发起了组织一次聚会的提议,时间是上周六,地点是淮海路成都路口的老人和饭店。说是从小也算是在淮海路边上长大的,但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家饭店。那天上午,按图索骥到了那地方,一看,哦!原来那地方就是以前淮海电影院旁边的转角处。记得,早先是卖酒酿圆子的一家饮食店和原来的蓬莱药房。那里的酒酿圆子在上海滩上也是蛮有名气的,并不是那圆子有多好吃,而是年轻的情侣逛完淮海路、看完电影后,往往会在那买两碗酒酿圆子作为点心。如今,那酒酿圆子根本不算什么,但那时却是还蛮上台面、也是必须要走的一个程序。想来,许多那个时期的过来人,一定会对那家酒酿圆子店有蛮深刻的印象!

作者  | 2015-10-20 14:49:55 | 阅读(299) |评论(8) | 阅读全文>>

参观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

2015-4-30 15:59:13 阅读185 评论3 302015/04 Apr30

《凯迪拉克 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昨起在上海新天地正式展出,前晚的电视新闻也曾作了展前报道。

我并不是那圈子的人,对美术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少,只是因为觉得很多作品确实能带来许多美感,因而也就比较喜欢好的美术作品,以及创作那些作品的画家。知道梵高,也仅仅是因为其的著名作品《向日葵》,对其的了解大概也就是那些。

正好手中有文化局的朋友赠送的展票,有了那展票,更因为电视宣传的鼓动,就决定附庸风雅一回,至少是可以去开开眼界,于是昨下午便有些兴冲冲地前往观展。

通过有关资料知道,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荷兰后印象派画家。他出生于新教牧师家庭,是后印象主义的先驱,并深深地影响了二十世纪的艺术,尤其是野兽派与表现主义。

感映艺术展应该是一种新的表现形式,策展人说,展出现场采用的,是最新的多媒体技术实景还原,以一种可视、可触的方式呈现梵高一生创作的艺术作品、手稿以及书信。可以想象,40幅屏幕拼成1幅《向日葵》或流动变换成各种画面时,将超炫超酷。

展出运用了高清晰的连环巨幅屏和幕墙,在交响音乐衬托的动、静态画面切换之间,让观众直面细节的梵高笔触,以及在艺术世界中鲜活起来的梵高。在这里,你会在隐蔽的角落发现惊喜,从画作中找到全新的独特视角,这个展的最大乐趣就在这里。

展出肯定是新颖的,火车会动,鸟会飞,想来梵高都不会想到自己作品中的反映对象,一个世纪后变得灵动了起来。但是否体会到策展人所说的,估计是因为我等比较愚钝,一下还无法体会得那么深、那么透。好

作者  | 2015-4-30 15:59:13 | 阅读(185) |评论(3) | 阅读全文>>

购《边境插队手记》

2015-3-20 16:04:04 阅读133 评论2 202015/03 Mar20

“2015上海知青书市”

   售书现场

韩自力自传体小说《边境插队手记》的书摊

韩自力在上海市知识历史文化研究会调研中心主办的“知青图书讲座“上,作《边境插队手记》创作演讲。  

所购的书籍

记得,在前年的年底,在本人负责的松树沟插友的博客最近访客栏中,见到网名为七里夫子的网友来访,遂点入其博客一览。虽未及细细浏览,却已被其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边境插队手记》深深吸引。待读过该手记的序文后,感到特别亲切。因为作者是插队在我们邻县爱辉的69届上海知青,应该也是与我们同一年去的黑龙江。更吸引我的是,觉得其所言比较客观,既无至今仍大力称颂上山下乡运动的那份狂热,也无随意诋毁我们年轻时代奋斗精神的那种轻慢。粗读该手记的篇目,便有一种欲细细拜读的想法。因为从那些篇目中,似看到了我们以往走过的相似经历,自然也就激起了长久蕴藏于心中且已日渐平复的那份情感波澜。

按《中国知青史(初澜)》作者定宜庄的观点,作者应该也算是69届初中生中“挣拔出来”者。他从黑龙江农村参加了高考,大学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直至担任上海某报的领导。他的那段插队经历,加上他的极好文笔,他的文章自然会有如行云流水细述边境插队生活的那份洒脱,有引得黑兄黑妹欲细细阅看的那种冲动,有帮助我们回忆北疆插队生活的那一极好借鉴。

为更好地让有过相似经历的逊克松树沟插友,一同回顾那段难忘的岁月,我便在松树沟插友的博客中开始连续转载《边境插队手记》,至今已有60余集,那部《手记》自然也得到了有类似经历的知青朋友的喜欢。

作者  | 2015-3-20 16:04:04 | 阅读(133) |评论(2) | 阅读全文>>

再到金沁苑

2014-12-13 16:59:49 阅读295 评论4 132014/12 Dec13

动迁房所在的金沁苑,已有一年多未去,因为安装燃气设备的缘故,需要专程去一次,再说,也很想见识一下轨交16号线开通后的状况,于是便有了此次的金沁苑之行,顺便也对鹤沙航城住宅基地来了番实地考察,此行还是收获颇多。

451、992路等公交车终点站所在的周东南路

鹤驰路口的集市

蛮有气派的鹤沙航城社区服务中心,与中心城区的不同,那地方兼代办理燃气和有线电视业务。

鹤驰路一带还是蛮热闹的

周边这样的楼盘不少

远眺金沁苑

我们房前的学校已经建好

学校俯视图

左中的远处便是16号线车站,不过步行至少得十几分钟。

小区漂亮的配套设施

小区的活动中心设施也蛮齐全

小区的临时集市

小区旁的中学

临近16号线车站处

小区公交枢纽

穿梭鹤沙航城的区间公交车

见识了一下16号线

作者  | 2014-12-13 16:59:49 | 阅读(295) |评论(4) | 阅读全文>>

派出所原址成菜地

2014-10-26 13:57:54 阅读309 评论23 262014/10 Oct26

前些日子,有关媒体报道了董家渡13、15号地块“带规划方案”整体出让的消息,令人乍舌的是该地块的出让起始价为248亿元。据之前的有关报道称,这里将倚浦江之势,与浦东的陆家嘴互为对角,形成浦西发展的新地标。根据规划,将在这里建造浦西最高楼。

好久没去董家渡的老屋那儿看看,今上午正好到董家渡路办事,顺便去那里看看。临近原董家渡派出所处,猛然发现原先的那幢派出所大楼早已没有踪影,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拆的。见此,才想起该地块已挂牌出让的消息。此刻,唯有通过原先的董家渡路路牌和原小普陀桥街的街沿,才能辨认出这里曾是董家渡派出所的所在地。有趣的是,透过镂空的铁门,见到派出所原址上,竟然郁郁葱葱地长着一些青菜。想来,派出所楼房的拆除也有些时日了。

顺便又去了一趟原老屋处,因地块四周都已砌上围墙,若不细心观看已很难找到老屋原址。好在可以以对面的梅家弄路口街沿为坐标,以原先的董家渡路狭窄处为特征,加上老屋拆除后安装的那扇大门为标记,还是能辨认出老屋的所在地。只是,以后再有变化后,一定是很难确认了。

如今的董家渡路自南仓街、外仓桥街往东至江边,除了董家渡天主堂外,已无一家单位。不过,那些卖布的倒是挺会见缝插针,随即开始扩张地盘,已把他们的领地从外仓桥街扩展到原先的董家渡派出所附近。这上海中心城区最早的马路布料市场,二十多年来,经过无数次的整治和搬迁,虽已有两处设施和规模都很不错的室内市场,但马路市场从未断根,颇有“野火烧不尽”之势,且随着这一地块的拆迁“春风吹又生”。无疑,市场和市容的博弈仍将继续,大概只有待浦西地标性建筑建成之际,那种状况才会有所改观吧?!

作者  | 2014-10-26 13:57:54 | 阅读(309) |评论(2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黄浦区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1970年至黑龙江逊克插队,1975年病退回沪。现在机关从事文字工作,行将退休。
 
近期心愿心平气和走完工作生涯的最后一段路,开开心心进入人生的下一个驿站。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